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_免费言情小说大全

首页 > 目录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名观

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名观

宗家老七 2020-12-10
“张经理,这是九崮第一名观,三十二洞天福地之一的太虚宫。”秦舞阳忘着眼前坍塌的院墙,歪了一半的山门,有些敢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经理擦着头上的汗,坐在一颗倒下去的枯树干上喘着粗气,去努力的点了点点头。 也不是张经理身体差,整个九...

诸神永桓

推荐指数:10分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张经理,这就是九崮第一名观,三十六洞天之一的太虚宫。”秦舞阳忘着眼前倒塌的院墙,歪了一半的山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经理擦着头上的汗,坐在一颗倒下来的枯树干上喘着粗气,努力的点了点头。

不是张经理身体差,整个九崮市保安总公司,三百多号人,人力资源部经理张卫国的身体绝对可以进前三,谁从早上五点起床,翻了五座山头,爬了六个小时的山路也比他好不哪里去。

秦舞阳想想自己昨天的兴奋和得意,很想从前面的山崖上直接跳下去,或者把张经理推下去。

太虚宫管理处保安主任,这不就是一个破旧建筑的看大门的,自己还以为分了个好地方,游客如职,美女如云,却是如此偏僻荒凉,怪不得总经理亲自找自己谈话,还一再提示年青人要吃苦耐劳,耐得住寂寞才会前程远大。

他还是不死心,望向张经理:“昨天总经理找我谈话,说十几个人,我怎么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张经理的气喘的匀了一些,有些同情的看着眼前的青年人。

这叫秦舞阳的青年浓眉大眼,身材修长,健壮,也算是一表人才,只可惜,这小子情商太低,怎么没有一点社会常识,这小子长的好,履历也漂亮,总经理暗示了三次要重用他,他都没什么表示。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青年怎么说也是体院毕业,身体素质真不错,在这荒山野岭估计能活下来,要不说领导英明,考虑全面。

“噢,王副主任身体不好,两年都没有上班了,张会计,老杨,老方请了长期病假,小薛,小王,他们几个借调到了总公司,还有,对了,老岳,你前任主任去年下山时不小心,摔断了腿,还有,还有。”张处长努力回忆。

秦舞阳望着眼前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有些绝望:“张经理,不会这个管理处十几个人就我一个人上班吧。”。

张处长抬起头,神色郑重起来:“小秦,不,秦主任,你把太虚宫管理处当成什么单位了,怎么会你一个人上班。”。

他望了望四周:“老袁,老袁,咦,这老袁死哪去了。”。

过了半晌,一个人从林子里钻了出来,把秦舞阳吓了一跳。

这个人个子不高,全身佝偻,尖嘴猴腮,如果不是穿着衣服,一定会认为他就是只猴子,瘦骨嶙峋,也看不出有多大年纪,姓袁,这姓还真,还真合适他。

老袁伸出了手,手指又长又黑,上面还有些土,已经伸出了手,满脸谗笑,老实说,他那张脸,笑起来更吓人。

“王总,噢,不对,方处,,噢,邓部长,你看我这脑子。”老袁的手已经紧握着了张处长的手。

张处长也努力的笑着,却努力想把手抽出来:“老袁,老袁,这是你们新来的秦主任,你以后要好好配合他工作,把这重要文物保护好,我们要对得起子孙后代。”。

老袁热情地点着头,两只沾满了泥土的手已经伸了过来:“秦主任,秦主任好”,秦舞阳望着张处长已经变得乌黑的手,和乌青的脸,也只好硬着头皮伸出了手。

这个就是他唯一还坚守在这荒山野岭的职工,据说还差三年就六十岁的袁青,而他是十几名人员中唯一没有编制的。

张经理连口水都没喝,简单介绍了情况就下山,要不然,天黑之前他到不了能通车的道路上。

张经理的身体已经隐在山崖之间,袁青还在热情地打着招呼,他依着一颗山松,如果站在村枝之中,会不会更像一个猴子,秦舞阳心怀恶意。

秦舞阳拿出手机,果然不出所料,一格信号也没有。

他心中又骂了一句脏话,也不管袁青,大踏步走进了太虚宫的山门。

他来前看过资料,这太虚宫始建于北魏,盛于唐,有九崮第一观之称,人数最多时有道人上万,辽时毁于战火,后又复建,至明清渐凋零。

太虚宫占地二十四亩,随地势而建,分四个院落,共有房间五十八间,古树二百六十多颗,泉水三处,一处古水井,三清及各路神仙塑像一百多尊。

只是这五十八间房子,有二十二间没了门窗,二百多颗古树,也有一半早已经枯死,泉水处的石碑还在,只有一处还往外冒水。

一百多尊塑像只有三清殿里的那老三位还能看出颜色,其它的都露出了泥胎草塑的本质。

呃,鼓楼里没有了鼓,钟楼里钟还在,就是没有了楼,山门当然没有门,院墙也塌了半截。

那处八卦井就在后院子的老银杏树下,早就用钢筋水泥封死。,

在当今是个破房子都要吹成古建筑,投巨资开发成旅游景店的大好局面下,太虚宫沦落成这个样子只有一个原因,地理位置。

太虚宫所处的位置,九崮山和太行山的交界处,周围绝壁林立,只有一条山路通向外面。

前几年曾经有个欧州财团想开发,投了十几个亿进去,修了几公里山路,塌了两次方

周围的群众早就被移民搬了出去了,除了偶然有几个探险者,采药的,摄影师经过,根本没有游客,就更没有了收入。

袁青领着秦舞阳转了一圈,煮了一大锅红薯稀饭,两个玉米锅贴,就回自己住的地方去了。

袁青并没有在太虚宫里住,他在山后的背坳处的一块平地,开了几亩荒,种了点粮食,玉米,他要住在那里,防止野猪,弥猴之类的动物祸害。

爬了一天山路,又饿又渴的秦舞阳把那一大锅稀饭,还有两个玉米面饼子吃的干干净净,望着一点点下坠的夕阳,不仅发起呆来。

往事就如昨日,历历在目,过惯了那种生死一瞬间的生活,这样的安静不正是自己曾经梦想的生活,一个人,静静地,没有人打扰。

可这真的来临,自己怎么又十分不甘心。

他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左手腕上的那个银镯子,这个镯子比他的命贵重的太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作品前言 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名观 第一卷第二章 雪原盛开鲜花 第一卷第三章 焚天之炎 第一卷第四章 一滴大鹏血 第一卷第五章 秋天里那个鲜花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