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_免费言情小说大全

首页 > 目录 >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第二章 雪原盛开鲜花

第一卷第二章 雪原盛开鲜花

宗家老七 2020-12-10 19:17:44
就在二年前,他还不叫这个名字,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那时叫什么名字了。他是一个雇佣兵组织的一员,从小就练习传统武术的他,十六岁就考入特战学院,从学院毕业又到国际猎人学校进修...

诸神永桓

推荐指数:10分

《诸神永桓》在线阅读

就在二年前,他还不叫这个名字,他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那时叫什么名字了。

他是一个雇佣兵组织的一员,从小就练习传统武术的他,十六岁就考入特战学院,从学院毕业又到国际猎人学校进修,顺利的拿到第一名,技击,驾驶,潜水,跳伞,滑翔,伪装,狙击他都是最优秀的。

何况,他们一个组十二个人,都和他一样优秀。

他们有最强大的系统支持,他们有最先进的装备,他喜欢喝最好最烈的美酒,他爱的女孩子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他和他的朋友们,要杀最凶狠的敌人,铲平一切与国家为敌,危害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敌人,帮助一切可以帮助的人。

他曾经在北非的沙漠里不眠不夜,杀死让各国特种兵都谈之色变,号称最强悍的雇佣军首领,他也曾在北美都市的大街上,在最严密的安保下刺杀了拉美的大毒枭。

可在二年前,他们接了一个秘密的任务,他们远赴西部的极寒佛国,去接应一个人。

那是一个非常英俊的中年人,温尔文雅,披着一袭盖到脚的破长袍,他微笑起来很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仿佛终年没见阳光。

事情很顺利,可当他们走出那破旧洞窟的那一时刻,他们便陷入了敌人的埋伏。

那是他一生中最惨烈的一次战斗,敌人一拔又一拔的冲了过来,无穷无尽,不畏生死。

他们从城市战斗到荒原,从山崖战斗到冰河,从森林又到荒漠,可敌人还是成群接队的冲了过来,根本杀不完,斩不净。

更让人害怕的是那些人根本不怕死,他亲眼看见一个被重狙打掉半个脑袋的人还在拼命向前奔跑。

一个胸膛被洞穿的黑衣人咬断了战友的喉咙。

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了,他们曾经高贵伟岸的身躯与泥土混杂在一起,化成了血污。

他们还是突了出来,再过最后一处雪山,前面就是大夏国的边境要塞,那里有着大夏国最精锐的军队。

然后春天来了,雪山冰崖之中竟然开出了鲜花,四周飘荡着芬芳的花香。

那位英俊的中年人突然笑了,把这个银镯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化成了几层楼高的冰雪巨人,迎风而立。

没等他明白过来,冰雪巨人把他一脚踩进了冰河的深渊之中。

一粒红点从天而降,烈火吞噬了雪山,冰雪巨人,所有的朋友,还有那条奔腾的冰河。

他躲在了一条上古遗种的冰原巨蜥的腹中活了下来,却被烧的面目全非。

这二年,他忘记了一切,却没有忘记那中年人最后的那一句话:黑暗将至,诸神永桓,活下去,永远不要让他们找到。

他就这样傻傻呆到太阳下山,又等到月亮升起,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才回去睡觉。

还好,这里有电,有一个不小的风力发电机,山顶之上大概最不缺的是风,还配备有卫星电视可以看,虽然没有手机,却通电话,甚至也可以上网,只是电脑老的掉了牙,出去跑一圈步,回来图片才打开一半。

这天夜里,秦舞阳做了个梦,梦中不再是白骨,鲜血和尸体,而是自己一个人行走在太虚宫附近和山林间,那里绿草如茵,那里鲜花盛开,甚至那些枯死的树木也郁郁葱葱。

秦舞阳就这样呆了下去,每天打扫卫生,一间房屋,一间房屋查看下去,自己修缮那些漏水的房屋,用残砖和石头把门窗堵起来,他并不是真的热爱自己的工作,只是不想让自己闲下来。

一闲下来,有时,人就控制不着自己胡思乱想。

每周下去山上的小镇买些米面,买些火腿肠,腊肉之类的东西,算是与人间接触,好在他身体健壮,虽然累,还能承受得了,他可不是袁青,每天吃素。

那个银光闪闪的手镯就在他的手腕上,他看了无数遍,手镯并不是纯银的,类似于合金,比较沉,有两斤左右。

手镯上没有花,却镂了一条大鸟,似鹰非鹰,头上冠羽蓬张,身体修长,毛下似鳞,大鸟的周围缠绕着藤蔓莲枝,他似乎要挣脱,却根本无法挣脱。

藤蔓大鸟周围还有九个字,若隐若现,可惜他一个也不认识,上网查了查,似乎是道家的符篆文字,却没有一字对上号。

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大鹏的眼睛,鲜艳夺目,仿佛随时要从手镯中流出来。

麻烦的是,自己长胖了还是怎么,那镯子嵌在身体上怎么也取不下来。

剩余的时间,他就翻开太虚宫里留存的资料,继续锻炼身体,他有种感觉,这种平静,并不能持久。

袁青开荒的那块地方,原来是太虚宫下院所在地,后来一场地震,山梁倒塌,把下院埋没,形成现在的平地。

而九崮山山名的来历,据说此山连绵起伏,共有九个山头,山顶平坦,山势陡峭,更传说这些山头的地下有远古宫殿,因而得名,太虚宫就在其中一个崮上,可也有说,这九崮山并不在此处,只是借名开发而已。

袁青偶尔来此处,送些青菜,红薯,比起太虚宫,他更喜欢自己开的那一小块耕地。

这袁青也是奇人,据说原来是西北人士,从小被遗弃秦岭一道观,后来在某个年代,道观被砸,他一路逃到这里,就在这里住了下来,落了户口,后来成了临时工。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秦舞阳接到通知去总公司开冬季防火工作会,从入秋以来,这里一场雨都没下,防火工作确实十分严峻。

他本来准备和袁青打个招呼再走,却不料怎么也找不到人,就留了个纸条匆匆下山。

他足在路边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一辆中巴,本来想眯会眼,却不料中巴上两个学生模样的人正和几个中年人抬杠,两方面声音都不小。

却原来这几个中年人是挖崖柏的,在西面的九里沟附近的风来寺附近挖崖柏时,却见一条粗如面盆,首尾不见的长蛇沿着深沟疾向黄河而去。

那两个学生却是不信,黄河北边那有这么大的蛇,王锦,乌稍算是大的了,也就两米左右,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蛇,他们认为是几个挖崖柏的人看花了眼,双方抬起杠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作品前言 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名观 第一卷第二章 雪原盛开鲜花 第一卷第三章 焚天之炎 第一卷第四章 一滴大鹏血 第一卷第五章 秋天里那个鲜花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