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小说 > 废柴公子闯大明小说

废柴公子闯大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垂天大观

时间:2020-03-06

小说简介

在现代人的火药借助知识和中国古代火药技术相相结合,提升科技力量后的军队战斗力;柴宝臣的三位夫人有三位比柴宝臣小四岁,有一位比柴宝臣大五岁,三位夫人身份各异,既有大家闺秀,又有官宦女子,除了乡野少女,这些女子更有甚者还兼而有之学生、犯人、人妇等身份;会有很多此时书生口中念着“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心中默想,什么时候才能再和她见面,也许再见面时,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忖到这里,一些伤感涌上心头。。……

《废柴公子闯大明》情节预览:

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你没死!”那姑娘又回来了,身边站着一个汉子,满脸胡子,也是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粗麻衣服,看上去年龄有四十左右。“这是我叔叔,”姑娘指着汉子说道,“我们相依为命,就住在这山上。”

  “这是什么?”刘婉儿奇道。

  刘婉儿盯着绳花看了许久,伸出手来,刚一接触到绳子就缩回了手。因为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女子是不能随便和男子亲密接触的。柴宝臣看着刘婉儿那么放不开,他只想着眼下能让她开心,别再愁眉不展的,就很温柔地说:“你把手伸出来,像我这样举着,看,就是这样伸展手指。”刘婉儿照做了,谁知这时柴宝臣突然把手里的绳子倒扣在刘婉儿的手上,说:“别动,撑好,我教你玩。”

  柴宝臣看出来了,这叔侄俩是有故事的人,叔叔姓云,姑娘姓刘,真是奇怪,或许他们有什么困难。自己不知做些什么可以帮助他们,毕竟他们救了自己,日后不知该怎么报答。眼下得想什么办法让她开心点才行。“对了,你们家里有没有毛线?”

  “什么?《大学》?不是一本书吗?你要考考我的学识?”婉儿纳罕道。

  细细瞧去,这书生乃十八九岁年纪,留有髯须,头上裹一青巾,相貌端的周正。不觉间,书生已行至一块河石上,抬头一望,前面有一个古桥,桥边有块断裂的石碑,上书“蓝桥”。原来已行至陕西蓝田县西南地界。此间流水匆匆,灿灿花草,罗生桥边。远望云林,视野极阔,林间鸟语喜人,再加上时至暮春,万物阳气升华,书生不禁为之精神大振!纵声长啸,高声诵道“南风吹其心,遥遥为谁吐”,心下一扫忧愁,想到《周易》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声喊道:“柴宝臣,当自强,不要为小儿女事凄凄惶惶!”

  “那我怎么掉到河里去的?”汪乔年记得自己掉到江里。可之后怎么到河里去了呢?

  柴宝臣倒也学识渊博,为了这份糊口的活计尽心竭力,可是他太用心了,时日一长,让待字闺中的魏苏仰慕不已。魏苏平素居于内院,很少见到男子,学习时尽管有丫鬟在一旁伺候,但也阻挡不了韶华之年的少女思春。这魏苏常常拿柴宝臣与自己的父亲比较,无论长相还是学识,柴宝臣都无比优秀。久而久之,魏苏心下满是幻想和喜欢。有一日,趁着丫鬟去内院庭中打水的空隙,魏苏对柴宝臣吟了一首诗,是李商隐的《无题》,并询问其中四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作何理解。问罢,双颊绯红,低头不语。这柴宝臣满腹诗书,怎会不解?可不就是“相爱之人忠贞不渝、海誓山盟,感情如若不成,两人便会因不能相见而惆怅、怨虑,倍感清冷以至衰颜”的意思嘛。

  云林证实了柴宝臣所言第二条非虚,但是同时也觉得柴宝臣很可疑,因为王振入宫二十多年了,并已经杀掉了许多私下里谈论他私事的小太监,就是朝中也无几人知道,这柴宝臣不过一个年未加冠的小子,他又是从何打听到的?云林刚想开口问,就被柴宝臣打断了,柴宝臣问道:“现在是哪一年?”

  “算了。公子您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回家……”汪乔年心里知道回不去了,对,我以后就做柴宝臣,既然上天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就要重新来过,活出精彩的人生,我以后就是柴宝臣!

  “山上?”汪乔年听了之后,顿感疑惑。

  “是啊。只要在下能做到的,我定要报答二位救命之恩。”

  刘婉儿顺着柴宝臣的双手看去,只见柴宝臣环绕双手,把麻线撑开在空中,摆出很奇特的造型。

  “当然有,给,这些够不够?”刘婉儿从织布机中取出麻线。古代人中普通百姓家里都是自己织布做衣。

  “好啊。”柴宝臣看到这一招凑效,使得刘婉儿很开心地笑了,心下很得意。可是,他却不知,方才他的命差一点儿就完结了。就在他刚开始翻绳花的时候,由于和刘婉儿手指相接,云林皱起了眉头。当他双手由于翻绳子的需要握住刘婉儿双手时,他那占便宜的行为惹怒了云林,云林突然间右手举起,五指如钩,直挺挺地就要插进柴宝臣的头颅中。还好,刘婉儿摇了摇头,及时阻止了云林的行动。

  “我父亲便是礼部主事刘廷振,他因看不惯大太监王振祸国殃民,几次上书请求皇上远离小人,提防也先趁大明空虚进犯。结果,那阉贼王振竟吩咐锦衣卫指挥使马顺趁着夜间来到我家,抓走了我的哥哥和父亲,接着又杀害了我家其余老小四十一口。此事轰动朝野,可王振竟然诬陷说我父亲要谋反,我家里其余人众是因为抗拒抓捕才被杀掉的。那赃官锦衣卫指挥使马顺深夜带着一名小校持刀来到关押我父亲的地方,趁我父亲熟睡,竟将他杀害了!这一下死无对证,我父亲的罪名也就无法辩驳了。出事的那几天,我恰好去父亲至交好友也就是我云林叔叔家学武,才躲过一劫。云林叔叔为了我的安全,不愿看到我被王振捉进监牢,便带着我来到远离京城的陕西,躲进深山住了一年有余。可怜我的哥哥现在还被关押在监牢中,受尽折磨。这,这怎么办才好……呜呜呜……”说道这里,刘婉儿哭了起来。

  汪乔年很奇怪,自己去观潮,不是被卷进江中了吗,怎么会到这简陋的茅草屋中来,开口问道:“美女,请问我是在哪里?”

  姑娘从汪乔年手中拿过路引一看,眉宇间露出一丝喜悦,道“柴官人,请你莫要伤感,再大的风浪,你尚且保有性命在,真乃可喜可贺。此间虽然简陋,然而山间野味倒也充足,将养几日,你的体力很快就能恢复。还望你平复心情,待足伤好了,我们便送你回家。”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架空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