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奇缘 > 仙仲永小说

仙仲永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仙侠奇缘

作者:懒猫的世界

时间:2020-11-02

小说简介

秦文,出生于平凡普通,但修真资质奇佳;他聪颖过人,却又分散精力外道;他天性纯良,却又严禁不走上曲折坎坷仙路。面对自己弱肉强食的世界,他会怎样决择?他是会成了别人修真的垫脚石,但是别人会成了他的刀磨石?秦文母亲陈氏,是秦炎的糟糠之妻,夫妇两本来过得非常穷苦,后来偶然发迹才开了这么家酒楼.也许是穷日子过怕了,夫妇两都对儿子非常溺爱.所以当秦文和梁玉儿来请求出去玩时,陈氏只是叮嘱了几句便应允了.秦文两人来到前厅,却见秦炎正亲自招呼一名客人.这名客人身材发福,穿的很是贵气,正是镇上最有势力的人李老爷.至于秦炎,却是圆脸带着小胡子的中年人.此时他正把李老爷迎进门,口中招呼道“李老爷,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老了,您这大忙人可是有一阵子没来光顾小店了.小文、玉儿,你们快来给李老爷问好。”却是秦炎看见两人来到前厅,忙叫两人来见过这位镇上的大人物。“李伯伯好”秦文闻言很乖巧的上前问好。这位李老爷上下打量一番秦文,却是打趣道“老秦啊,你这儿子的性子与你可大不相同,要不是和你长得很像,我还真怀疑是不是你亲生的。”这句话一出,惹得旁边的人一阵哈哈大笑。“李老爷,您可别取笑我了,这孩子性子随他娘。”秦炎赔笑道。“你这儿子长大了说不定真能当个大官,那可就给我们镇长脸了。”“李老爷这就太夸奖了,若是真有这一天,也是沾了大家的福气。”秦炎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自然显露出几分得意。“秦伯伯,我和小文哥哥想出去玩。”这时旁边的梁玉儿却是插上来说道。“去吧去吧”两人闻言自是向门口跑去。秦炎将李老爷引至楼上雅间后,下楼却又见秦文两人急匆匆从门口跑进。“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不玩了?”“秦伯伯,门口有个乞丐”“乞丐!真是晦气,是不是他吓着你们了,别怕,我这就去赶走他”“不是的,爹!是我们看他都饿得发抖了,想给他找点吃的呢”。“哈哈,小文果然还是这么的心地善良啊。”秦炎尚未反应,就见门口走进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爹爹”却见梁玉儿飞扑向儒生,此人却是梁玉儿的父亲梁明。秦炎此时也反应过来,“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梁老弟。你这一走就是2年,着实让我牵挂啊。”秦炎显得欢喜异常。在坐的旁人却很是诧异,这位大家眼中精明又势利的秦老板的欢喜倒不像假的,就不知来人是谁。“秦大哥,小弟何尝不是啊。这2年来也多亏您照顾玉儿,要不然我也不能安心啊。”“哪里的话。能帮上你的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后院去慢慢聊,让你嫂子整点酒菜,今天我们一定要喝上几杯。”“好,我也是好久没尝过嫂子的手艺了。“。……

《仙仲永》情节预览:


份仲永的意思  三才阵商仲永  份仲永的故事  仲永小时候的故事  仲永是什么  仲永文言文  


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小文哥哥、秦伯伯、秦大娘”!“果然是你们恒氏兄弟。亏你们还是修仙之人,却拿凡人来做要挟。此事传扬出去,看你们如何在修仙界立足”。梁明眼见秦炎一家落入敌人之手,虽是又惊又怒,但也没有自乱阵脚,眼睛盯着两名大敌。

  这两人一人身穿黄衣,一脸猥琐的样子,另一人却是身穿黑衣,脸上一道鲜明刀疤的汉子。

  梁明收回飞刀,与刀疤汉子对视一眼。刀疤汉子却是冷笑一声,举起长刀再次飞扑而来。梁明面对对方的进攻,却只能竭力闪避,仿佛毫无还手之能。不一会儿,梁明却是露出一个破绽,刀疤汉子挥刀就要劈下,眼看避无可避,梁明却是闪现一丝诡异微笑。刀疤汉子正感不妙,梁明却是不可思议的躲了开去,同时刀疤汉子脚下竟然又生出藤蔓,在刀疤汉子仿佛见到鬼的眼神中一把飞刀穿胸而过。刀疤汉子竟然与猥琐男一同样的手段被斩杀。

  “嘿嘿,既然跟梁兄结下了大仇,有此机会自然是斩草除根的好。这多瑙蛇我们也是花了大代价弄来的,梁兄身上是不可能有解此毒的丹药的”。两人见一击奏效,心里大定,倒也没急着追杀。只是冷眼看着梁明。梁明身中剧毒,拖下去自然对他们有利。

  梁明刚接住秦炎夫妇,便发觉刀疤汉子手中拿着一口血红长刀就要从他后方劈下。梁明身子一扭,抓着两人却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避了开去。但是在他避开那致命一击的同时,一只土黄色的化形大手重重的拍向了梁明后背。梁明躲闪不及,只得硬受了这一击。落下之时,面色苍白,仿佛随时有可能倒下。梁明放下秦炎夫妇,抬手点向胸前,止住了血流不止的伤口,同时服下一颗丹药。“好,你们竟然如此卑鄙。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连多瑙蛇也能找来。看来你们一开始便打算杀人灭口了”。

  ”梁老弟既然执意如此,我也就只好祝老弟你事事顺利了.只是可惜我没啥本事,帮不了你”。秦炎面带一丝不舍。

  突然,道路前方的泥土里,突然飞出了十几道土黄色的光芒,劲射向梁明。梁明心里一惊,动作却丝毫不慢。他返身扑进马车,随之破开马车左边窗户飞扑而出,同时怀中抱着玉儿。当他落地之时,噗地一身,整驾马车应声碎裂。

  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从秦炎怀中飞出直射向梁明胸口。梁明猛然间反应不及,就感到胸口一麻。小蛇一击奏效,便要逃走。梁明抬手一点,一道绿光射出。噗地一声小蛇便化为了血雾。

  此时的梁明也不好过,脸上重现苍白,气息紊乱,连金罩也被破了,更要命的是背后一道细长的伤口。原来在梁明不惜动用上品法器碧影飞刀强行击杀猥琐男时,那刀疤汉子从其背后狠狠的一刀劈下,要不是金罩抵挡了一下,梁明此时已身首异处。

  梁明看到这一幕,勉强走到刀疤汉子与猥琐男身边,在两人尸体上搜索一番除了拿回玉佩之外,还有一些灵石及法器。梁明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到秦文身边。只见秦文守在父母遗体旁边哭泣,一脸茫然。玉儿在旁边旁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秦文母亲陈氏,是秦炎的糟糠之妻,夫妇两本来过得非常穷苦,后来偶然发迹才开了这么家酒楼.也许是穷日子过怕了,夫妇两都对儿子非常溺爱.所以当秦文和梁玉儿来请求出去玩时,陈氏只是叮嘱了几句便应允了.秦文两人来到前厅,却见秦炎正亲自招呼一名客人.这名客人身材发福,穿的很是贵气,正是镇上最有势力的人李老爷.至于秦炎,却是圆脸带着小胡子的中年人.此时他正把李老爷迎进门,口中招呼道“李老爷,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老了,您这大忙人可是有一阵子没来光顾小店了.小文、玉儿,你们快来给李老爷问好。”却是秦炎看见两人来到前厅,忙叫两人来见过这位镇上的大人物。“李伯伯好”秦文闻言很乖巧的上前问好。这位李老爷上下打量一番秦文,却是打趣道“老秦啊,你这儿子的性子与你可大不相同,要不是和你长得很像,我还真怀疑是不是你亲生的。”这句话一出,惹得旁边的人一阵哈哈大笑。“李老爷,您可别取笑我了,这孩子性子随他娘。”秦炎赔笑道。“你这儿子长大了说不定真能当个大官,那可就给我们镇长脸了。”“李老爷这就太夸奖了,若是真有这一天,也是沾了大家的福气。”秦炎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自然显露出几分得意。“秦伯伯,我和小文哥哥想出去玩。”这时旁边的梁玉儿却是插上来说道。“去吧去吧”两人闻言自是向门口跑去。秦炎将李老爷引至楼上雅间后,下楼却又见秦文两人急匆匆从门口跑进。“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不玩了?”“秦伯伯,门口有个乞丐”“乞丐!真是晦气,是不是他吓着你们了,别怕,我这就去赶走他”“不是的,爹!是我们看他都饿得发抖了,想给他找点吃的呢”。“哈哈,小文果然还是这么的心地善良啊。”秦炎尚未反应,就见门口走进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爹爹”却见梁玉儿飞扑向儒生,此人却是梁玉儿的父亲梁明。秦炎此时也反应过来,“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梁老弟。你这一走就是2年,着实让我牵挂啊。”秦炎显得欢喜异常。在坐的旁人却很是诧异,这位大家眼中精明又势利的秦老板的欢喜倒不像假的,就不知来人是谁。“秦大哥,小弟何尝不是啊。这2年来也多亏您照顾玉儿,要不然我也不能安心啊。”“哪里的话。能帮上你的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后院去慢慢聊,让你嫂子整点酒菜,今天我们一定要喝上几杯。”“好,我也是好久没尝过嫂子的手艺了。“

  商国,秋湖镇一间酒楼的内院之中.“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大智博而闲逸无为,小智精细而计较;大言气势凌人,小言啰啰嗦嗦.对此,你们可有不明白的地方?”一名身穿青衫,一副读书人打扮的清秀的青年人放下手中书籍望向旁边端坐的两名儿童,入目之景虽有几分意料,却仍是不由得苦笑.两名孩童一男一女,男孩名叫秦文,是这家秦氏酒楼的少东家;女孩名为梁玉儿,却不知是何缘故被寄养在秦家.“先生,这句话我大概是明白的,但又感觉有点糊涂.”本在认真听讲的秦文闻言答道.”“嘻嘻,小文哥这有什么可糊涂的,先生的意思就是说秦伯伯是只有小智慧的人,而先生才是有大智慧的人;我们不能学秦伯伯啰啰嗦嗦,而是要学先生.先生,你说我说得对吗?”青年人尚未答话,那本来盯着窗外貌似在神游天外的小女孩却嬉笑着抢先说道.青年人一听这话却是苦笑不得.说来他也是秋湖镇有名的才子,本不愿为两名孩童耽误自身苦读,但实在碍不过秦老板的屡次请求,加上自己也确实喜欢秦文.说来也奇怪,秦氏酒楼老板秦炎大字不识一筐,妻子更是如此,但却有秦文这么个天资聪慧的儿子.此子悟性极佳,虚心好学,更难得的是只有8岁的儿童却能谦恭有礼.惹得镇上居民纷纷赞叹秦老板生了个好儿子.秦炎自是倍感自豪,特地请名师教习,大有让儿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之意.至于梁玉儿,虽只有7岁,却是让这名秋湖镇的才子大伤脑筋.倒不是说她愚钝,而是她虽然也聪慧过人,但根本没心思学习,往往都是把他这名先生的话当耳边风.偏偏梁玉儿身份特殊,连秦家也是溺爱异常,他一名外人更不方便真的严行管教.所以听到她那番显得无礼的话,也只好当做没听见.“你现在有所疑惑也是正常,待你日后多所见识便能明白.”小女孩见先生不理自己,眼睛一转,言道“先生,您看今天您已经教了我们这么多,连小文哥哥都学的有点迷糊了,是不是明天再继续呢?小文哥哥你说是不是呀?”小女孩说完还对秦文眨了眨眼.秦文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青年人见状不由得莞尔一笑,知道男孩一向顺从女孩,却又不想冒犯生.“嗯,也罢.今天就先到此为止.闲暇时记得多自行学习.”青年人后面这句话自然是说给秦文听的.“是的先生,我会的.先生慢走.”秦文闻言鞠躬言道.青年人摆了摆手后便收拾东西离去.“小文哥哥,我们去找大牛他们玩好不好.””可是,我想…….”。“小文哥哥,整天闷在屋里多无聊啊”。秦文尚未回答玉儿又抢先说道。“好吧,不过我们不要再玩昨天的游戏了,我是输”。“嘻嘻,那是因为小文哥哥你太好骗了.但今天我们玩别的,一定不会让他们欺负你”。“那就行,但我得先去跟娘说一声,免得她担心.”“那还不快走!”说话间,小女孩已经跑出了房门,秦文只得匆匆跟上.

  内院之中。“爹爹,你这两年干嘛去了,怎么都不来看看我”!“爹爹也是迫不得已啊,玉儿不会怪爹爹吧?”儒生望着怀中的女儿,眼神中充满疼爱却又有几分无奈。“玉儿不怪爹爹,只是很想爹爹。”“我也很想玉儿。这不接下来爹爹就不离开玉儿了。”“怎么,梁老弟愿意留下来了,那可就太好了。我和你嫂子一直就想你能留下来呢。”怪不得秦炎如此欢喜,梁明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不仅曾经救过他一命,更是一手帮他建立了秦氏酒楼,可谓是他生命中的贵人。“不,秦大哥。这两年让你们照顾玉儿已经太麻烦你们了,而我另有要事,是绝对不能留在这的。前两年是因为我有些事要独自去办,实在无法带上玉儿的。”“梁叔叔,你是说玉儿也要离开了吗?”秦文急切的问道。“梁老弟这是为什么啊?”“秦大哥,你也知道我不是一般之人,留在这里不但帮不了你什么忙,反而可能会害了你的。若真是这样,我岂不是于心难安啊。”“哎,我也知道像你这么有本事的人肯定有更重要的事的,我也就不强求了。”“爹爹,可是我想和小文哥哥在一起。”梁明闻言却是面带一丝凝重,望了望秦文言道“秦大哥,本来我也在考虑是否要将小文一同带走,让他走一条与凡人不同的道路,毕竟小文的资质确实很好。但小文天性纯良,走这一条路却是凶险莫测啊。”“哦,梁老弟说说看。”秦炎一听有关儿子前途,自然大为关心。秦文也是一脸疑惑。“哎,还是算了,我仔细想想,或许他现在走的路才是最适合他的,至少能够平平安安。”梁明却是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秦炎听了自然也就不好再多问什么。“梁老弟要走也不用急于一时吧,不如就在这多住两天,我们也好好招待一下你。”梁明沉思片刻,虽想尽快离开,但触及女儿及秦文渴望的眼神,不由得点了点头。但心里隐隐有种担忧。

  天刚刚微亮时,秋湖镇外,一辆马车正在官道上急急而行。驾车之人眉目清秀,一身儒生打扮。这时,车上帘子拉开,一名小女孩探出头来,脸上带着倦意。“爹爹,我们这么悄悄得走了,秦伯伯他们会不会担心呀”?“玉儿,放心。我已经留下书信,秦伯伯他们会理解的”。这两人自然便是梁明父女。原来,梁明当晚心里莫名的有种担忧,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于是便在凌晨时不辞而别。

  “爹、娘,你们醒醒啊”!原来是秦炎夫妇已然身故,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秦文扑在父母身上,犹自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梁明心中悲愤之极,但明白今日两名孩童的性命必须靠自己保全,不致大失方寸。

  “呵呵,小文啊,你天资聪颖,日后必成大器。只是你太过善良,恐怕以后会有所坎坷。以后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嗯,梁叔叔我会记得的”。

  “老弟,来,不说这些了,再不吃饭菜可都凉了”。晚膳完毕,众人便各自休息。西厢客房之内,梁明正拿着一对血红色的玉佩沉思。“爹爹,我们明天离开后要去哪里啊”?梁明闻言,把玉佩一收,答道“玉儿,我们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以后可能都没机会回来了。”“哦”玉儿嘴上不说什么,但梁明知道她却是非常留恋这里。“哎,也不知道让玉儿跟着我是对是错啊”梁明心里一阵迷茫。

  猥琐男脚刚落地,却发现双脚被绿色藤蔓困住,动弹不得,大惊之下,就要施法脱离。却见一口飞刀穿胸而过,猥琐男满脸的不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死了。

  “这也就只能怨梁兄你自己了。我们也没想到梁兄竟然有这么一位故交好友。而我们兄弟两也自知修为不如梁兄,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梁兄若是真替好友着想,就将那宝物交出来吧”。猥琐男子毫不在意的答道。他旁边的刀疤汉子一言不发,眼睛紧盯着梁明。“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奇缘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