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武控星河小说

武控星河

标签:

状态:已完成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1-01-20

小说简介

《武控星河》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天武,马儿,于非,精铁山,秦语,萧书生,叶家,叶嚣,叶栾,叶掌门,武学院之间的故事。武控星河约11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武控星河》情节预览:


武控星河无弹窗  武控星河听书  武控星河百度百科  武控星河 小说txt免费下载  武控星河txt下载  武控星河全文免费阅读  武控星河txt下载 小说  武控星河小说免费阅读  武控星河 小说  武动星河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于非叶嚣小说名字叫做《武控星河》,这里提供于非叶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武控星河小说精选: 于非从仓库中爬了上来,兜兜站着边缘等着他。 “于非,我们收获了至少一百金币,还有六柄长剑,你打算如何分?” 兜兜舔舔**,对于这笔不菲的财物他心里十分激动,不过这些都是来自于非,所以他才要征求对方意见。 “兜兜,长剑由你分配,尽量让有力量者掌握武器,到时候也能帮忙,至于金币我们都需要食物,就一起用。这次抓了叶嚣,不知叶家会如何做?” 于非并不在乎这些财物,他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同时也要面对叶家的危险。 兜兜没有发现他眼里的担…

于非从仓库中爬了上来,兜兜站着边缘等着他。

“于非,我们收获了至少一百金币,还有六柄长剑,你打算如何分?”

兜兜舔舔**,对于这笔不菲的财物他心里十分激动,不过这些都是来自于非,所以他才要征求对方意见。

“兜兜,长剑由你分配,尽量让有力量者掌握武器,到时候也能帮忙,至于金币我们都需要食物,就一起用。这次抓了叶嚣,不知叶家会如何做?”

于非并不在乎这些财物,他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同时也要面对叶家的危险。

兜兜没有发现他眼里的担忧之色,高兴地离开了。

“刚刚那一次定是天武戒发现我有致命危险它才为我御敌,三次机会已然用了一次,如果在三次之后还遇到这样危险,恐怕不再有我。待逼问出消息之后,我开始闭关,练就九式,先达到人武境一重再说。”

他在心中暗道,在院中修炼着第五式龙蟠式。

半个时辰之后,于非准时出现在仓库中。

叶嚣正闭目养神,面无表情,似乎没有感觉到进来的人。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于非不由得嘴角噙起几抹微笑,说道:“叶管事,是要留下武修还是守口如瓶,你自己掂量。”

他很清楚对于这样一个人失去武修就意味着失去地位,甚至还会被自己的仇家击杀,这才他心中真正所在意,所不能自已的。

叶嚣脸皮抽动了下,微微睁开眼睛,瞧着眼前脸庞棱角分明的少年,眸子时不时的收缩下,迸发冷血的目光。

于非瞅瞅他,犹自淡漠道:“想清楚了没有?”

叶嚣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想知道什么?”

让这老狗开口并不容易,但于非知道自己如果露出一星半点激动之色就会被此人抓住,从而暗中使绊子,因而面色如常道:“首先,那名被你们称为天才的少年为何被召进灵武学院?”

“叶隆少爷天赋惊人,当然家主曾给某位大家族送去了某种信息,才得到了这个机会。”叶嚣眯着小眼睛盯着波澜不惊的少年。

“某位大家族?姓什么?”于非语气平静,仿佛平时对白般。

“我听说好像是姓鱼,河鱼的鱼。”叶嚣声音表现得有几分嘶哑,似乎想要在他脸上寻找出什么。

“鱼?”

于非想起自己所得那块玉上面的图案或者说是家族标志,不禁心中泛起些激动,但表面上依旧无半分的改色,他道:“第二,听说叶家曾经派人搜查过一枚玉,上面的图案里有鱼,似乎是某位大家族的标志。”

叶嚣眸子猛然收缩了下,而后眼神凌厉的道:“这些你从何得知的,要知道随意说出这个秘密,将会万劫不复!”

这老狗的声音竟然有些发自内心的颤抖,似乎不愿意提及。

这令得于非更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面容失色,不过他依旧神色如常道:“万劫不复?未必!”

“你应该知道鱼姓在整个帝国是哪家的姓?帝国皇族就是鱼姓!”叶嚣似乎有些诧异他能如此保持神色不惊,语气有些冷硬道。

“这么说叶家是跟皇族交易了?”于非笑笑道。

叶嚣哼了哼,并不答话。

“最后,你们为何要占有萧家大院,这座破烂的大院想必根本入不了如今权势极大的叶家眼中吧?”于非依旧神色平静。

“告诉你也无妨,萧书生曾经见到过那样一块玉,我们百般诱惑,他居然不肯说,我们只好先解决他,然后再暗中搜查这座大院,不过一无所获,我们怀疑他将那块玉藏在地底下,所以才会夺取大院。”

叶嚣闭着眼睛,若无其事的说出这些。

“原来萧书生是由你所杀,冤有头债有主,先宰了你,为他报仇雪恨。”

于非眼睛透出寒光,正要出手诛杀此人。

叶嚣突然睁开眼睛喝道:“住手,如果你不杀我,我可以让所有人都相安无事,否则不仅是你就算是那些乞丐全部都得死。”

于非手停了下来,冷哼道:“放你回去?”

叶嚣点点头道:“不错,如果你肯放我回去,我替你抵挡叶家怒火,这笔交易很划算吧?”

他眼睛里带着狡猾之色,想必早就想到了这些。

“是比不错的交易,不过你得先留下点东西。”于非说完转身离开,不久后折回来,手里有笔有纸。

“将今天你所说的写出来,我就放了你。”

看着眼前这个从容不迫,却是比其还狡诈的少年,叶嚣狞笑道:“小子,你真是个怪胎,够狠够狡猾,希望你守信用!”

于非走到他身旁,将他绳子解开,叶嚣动了动手臂,活动筋骨,便在之上写下所

有之事,并且没有任何修饰,最后还摁了手印。

于非很清楚这老狗心里害怕什么,皇族之事谁都不敢轻易透漏,否则帝国怒火降临,谁都难以承受。

叶嚣做好这些,就快速离开了。

于非站在原地,先不管叶嚣所说是真是假,但他所说跟萧书生在信件上所说能串联起来。

“鱼”这个姓的确是鱼武帝国的皇族姓,但跟他的于姓只是谐音罢了,但似乎有更深的原因。

“先不管他,先将修为提上去。”

于非离开仓库,对兜兜说,他要闭关修武。至于是几天,他也难断定。

接连几天,果然叶家的人没有出现在萧家大院,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十几天之后,在大院某个隐秘房间中,突然传出连续爆破声响,就如炒爆了的豆子,声音连续不断,足足持续了一刻钟后才消停下来。

房间中,于非几乎全身赤裸,身上各处穴道竟然在上下起伏,像是呼吸了一样,那些爆破声正是他将穴位修炼到一种境界而产生的。

“九式全部被我修成,体内更是修成了一重玄力。现在我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无穷的力量在扩散,并且机能更加旺盛!”

于非感受体内各种变化,欣喜无比的说道,他现在想自己应该踏入了一个全新境界,耳鼻口目等六识似乎也在呼吸着,聆听周围的动静、气息、生灵等等。

“如果再遇到高手或者人数众多的情况,自己应该能应付。”他动了动身体,腾跳挪闪皆十分灵敏。

这时候,兜兜向这边跑了来,发现这里有爆破声,他还以为出现了意外。

感应到外面动静,于非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说道:“兜兜,这些天你们修武如何了?”

兜兜见他没事,不好意思的道:“我最近刚刚勉强练成了入门式,其他人都有进步。”

于非听到这里,也就不勉强这群伙伴,同时问道这些天发生什么事情没有?

还好,十几天中都没有叶家人前来骚扰,看来叶嚣稳定了叶家的人。

不过此事绝不可能就这样轻易了结,有关他的生世之谜他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更何况,很有可能是叶家杀害了他的双亲。如果真是这样,此仇不报,枉为人!

只是从何找来线索,证明这一点却是难事。

看来得事先引起叶家的主意才行,这样才能套出各种隐秘。他想了想,按照玉上图形,在纸上勾画出图案,不过没有百分百相近,但也颇为相似,这是他故意这样做。

他拿着纸张,便离开了萧家大院,走在玄城熙熙攘攘大道上。

不多久,他就进入了本城有名的古玩店。

店小二见他穿着怪异,但也不敢小觑他,相迎道:“客官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古越帝国的珍玩,也有我朝三百年的名画,不知你……”

话还未说完,于非就将手中纸张递了过来道:“不知贵店有没有此物?”

那店小二一看到上面的图案,神色立刻变了,急忙摆手道:“本店太小,没有这种奇怪的物事,请客观到别家问问吧。”说完,急忙离开了。

于非不过故意让人引起注意,却也没有为难小二,只是临走之时说道:“如果有的话,我可以高价收购。”当下便匆匆离开了。

“掌柜,刚刚那人手中的纸张上面画得正是鱼图,乃是我朝皇族的象征。”小二立即禀告给了掌柜。

“这不是什么鱼图,你小子要将今日之事死守口中,否则全家遭殃,我要将此事禀告给叶家的人。”掌柜额头上冒着豆大汗珠,脸色苍白,匆匆离开。

不多久,于非就出现在第二家古玩店,同样问有没有纸上所画的东西。待他们看到上面图案之后,立刻神色大惊,纷纷满口拒绝,生怕跟此事牵连到一起。

于非站在大街上,带着笑容,心想没想到这幅鱼图竟然有这般大能耐,整个玄城的人都十分忌惮,应该不用多久,这个消息就会传到叶家的主子耳中。

接下来,他用不着做其他的事情,就等着这些人上钩。

突然就在他转身之际,一个熟悉身影不经意间落入他眼中,这是个女人,正是那名秦语,而与之同行的正是叶少爷,此刻他手臂正搭在秦语的柔软肩膀上,一副纨绔模样,身后边是数名叶家的护卫。

于非本打算就此走开,但突然看到了叶少爷,看了看纸上的鱼图,心中便生了一计。

这时候,叶少爷也看到了他,眼睛睁了睁,眼睛立刻露出玩味之色,他张口轻蔑道:“这不是那位武修挺厉害的小子么?怎么跑到玄城来了,本少得要好好款待你了!”

马儿于非小说名字叫做《武控星河》,这里提供马儿于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武控星河小说精选: 约莫数个时辰之后,坐在巨石上的少年动了动身体,口里**着一口白气,犹如一条小蛇在他嘴角蠕动,突然他猛吸一口,将白气全部吞入口中。 “天武卷果然神奇,我仅仅修炼数个时辰,就练就了一口灵气,待我炼化这口灵气就能化出一缕玄力!”他有些得意,毕竟是自己第一次修武,就有这个成绩就值得骄傲。 接下来他在石块上展开天武卷,着手修习里面记载的武技。 “嗯?人武境界共有九九八十一式,每修成九式就能练成一重境界,最后的十重需要所有招式都融…

约莫数个时辰之后,坐在巨石上的少年动了动身体,口里**着一口白气,犹如一条小蛇在他嘴角蠕动,突然他猛吸一口,将白气全部吞入口中。

“天武卷果然神奇,我仅仅修炼数个时辰,就练就了一口灵气,待我炼化这口灵气就能化出一缕玄力!”他有些得意,毕竟是自己第一次修武,就有这个成绩就值得骄傲。

接下来他在石块上展开天武卷,着手修习里面记载的武技。

“嗯?人武境界共有九九八十一式,每修成九式就能练成一重境界,最后的十重需要所有招式都融合!”

他仔细地阅读这些,随后的文字更是令他有些震惊。

“修成三式就能打败一般的高手,九式全部修成,人武一重境界的人几乎没有对手!”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有些怀疑自己所拿的秘籍是天花乱坠的东西,毕竟仅凭三式就能击败对手,这不是需要高手的高手才能办到么?而他现在只是入门的小雏,莫非那些传闻有误?

迟疑了少许,他舔了舔**,把心一横道:“不管了!那位美女应该不会拿小爷开玩笑,我先修炼试试。”

他低下头看起来书卷上所绘的姿势,立刻被上面的人物吸引了,仿佛这些人物有生命一样,初看之下只是个静物,但仔细一看,就会感觉到它在迅速变动,不过上下保持平衡,似乎在修炼身体上各处筋肉穴道甚至运用脏腑之力。

“这些人物如何画上去的,太惊人了。看起来那位美女没有骗我。”

于非咂咂嘴巴,高兴过后,神色十分认真。

片刻后,他似乎明白了其意,开始修习第一式!身体动了动,按照上面的姿势摆好,运起口里灵气,缓缓挪动身体起来,不过他身体上下似乎没有变动!

……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石洞里传出了动静,从修炼中回过神来,立刻想到知道矿奴们发现了宝库,这时候应该寻到了出口之处,从宝库中走到了这里。

他急忙缩到巨石后面躲藏了起来。

“二爷,这次我们发现了宝藏,城主大人一定会奖赏我们,说不定还会让你当上队长。”一个熟悉讨好声从洞中传了出来,越来越清晰。

于非听到之后立刻想起那位变脸变得飞快的马屁精,他口中的二爷就是那位想要提携他的人。

“真是通到了外面,那小子一定从这里逃脱了,哼,真是狡猾的东西,闷声闷气发大财,只要我找到他,必然让他吐出所有东西!”二爷扭动有些肥胖的身体爬了出来,大呼几口气,擦着额头上的汗珠,冷冷道。

“二爷,我也没想到于非那小兔崽子会这么阴险,我原本以为昨夜他拒绝你,是因为心高气傲,原来他早有打算!”那位奴仆恶狠的说道,同时搀扶起二爷。

两人爬到巨石边上,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那小子逃不出玄铁山,我已经派人通知城主大人发现宝库之事,用不了多久整个玄铁山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二爷脸皮抖动着,满脸横肉的脸十分令人厌恶。

“二爷,等我抓到他,我一定将他带到你面前,让你狠狠地治他!”奴仆眼睛冒着寒光,四处寻找着。

“这里是玄铁山的禁地,各种凶猛野兽时常出没,我看那小子身子单薄,未必就敢逃入深山中,必然就躲在这附近,马儿,你给我立刻搜,给我捉住他,二爷我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敢从我手上逃脱!”

“是,二爷你放心,那小子想咸鱼翻身,成为人上人,简直是做梦!我看奴仆就是奴仆,多想就要被杀头。”

马儿讨好的说道,同时那双如同老鼠眼睛的小眼四处转动着,搜查周围左右。

“身为奴仆终身为奴,真是一条听话的狗。哼,我于非要是有一日强大,必然会让你瞧瞧,是不是这个理!”

躲在巨石后面的于非心中冷笑着,同时想着办法避开这二人。

“石块群似乎有动静,马儿,你去给我找找。”二爷眼珠子转动着,迅速往于非所躲的巨石看来,眼睛里透出刀芒光芒。

“莫非二爷也是修武之人,而不是庄稼汉的把式,坏了!”

于非只是勉强修成了一式武技,真要动起手来,恐怕不是对手。就在他念头转动之时,马儿已经快步跳到这边,往巨石后面探来。这时,他已经无路可退,于非冷哼一声,便大步走了出来。

“你小子果然躲在这里,哼哼,你不安分,这回我看你如何逃!”马儿看到他,小眼睛里立刻喷出惊喜之色,随后脸上寒意怒张,伸手向他抓了过来。

“马儿,你真是不折不扣的奴才命,你仗着二爷欺压矿奴,莫非以为现在我还怕你不成!”

于非本能一闪,便是从马儿眼前快速闪过。

这家伙在矿洞中没少欺负他,此刻狭路相逢,他准备奋力一战。

“小兔崽子,没想到你偷偷学了武功!还想反抗,可惜,你没有投靠二爷,那么好的机会如果你掌握了,甚至可以跟我平起平坐,但现在你只是个区区矿奴,我有权处置你的生死!”

马儿狞笑着,他并没有急着抓住于非,准备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轻松地迈步走着。

“妈的,这狗奴才还跟我玩猫腻!”

于非最看不惯他丑恶嘴脸,如今被其发现踪迹,拼命一战格杀此人,也不赔本。他想到这里,本能运起了自己刚刚学会的那一招,出手向马儿击去。

“嘭咚”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的马儿被一招击倒在地,伸手摸住胸口,痛苦呻吟起来。

发现自己一招得手,有些高手风范,于非露出几分诧异,瞥了瞥躺在地上的人,冷笑道:“马儿,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

另一边二爷看到这一幕,眼睛眯了眯,挺动大肚子迈起脚步,几个腾挪就出现在于非附近。

“下贱的矿奴就是矿奴,小子,你想摆脱命运,恐怕没有机会了。要怪就怪你爹妈没给你一个好命。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乖乖交出手中宝物,二是命丧于此,你自己选择。”

二爷趾高气扬,居高临下,一副掌握他生死大权的样子。

“妈的,小爷最看不惯你这种搞笑姿态!”

不知哪来的冲动,于非猛然朝二爷进攻,还是刚刚那一招。

“砰砰!”

他只觉得拳头酸麻,随后见到肥胖的二爷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也有今日,小爷该好好整整你。”

于非正想狂喜大笑,倒在地上的二爷蓦然弹跳起来,怒喝道:“小兔崽子,老子活劈了你!”

看到二爷没事人似的猛扑过来,于非赶紧奔逃。

反正石头群纷乱错杂,一时半会肥胖子也无法奈何他!

“小子,我要活剥了你!”二爷在弯弯曲曲的狭窄小道上紧追不舍,不久就气虚喘喘,双手撑着腿,在大口大口呼吸,额头上汗如雨下!

这时候马儿从后面跑了来,发现于非依旧活蹦乱跳,诧异地看他一眼,急忙去搀扶二爷。

“二爷,现在怎么办,这小子滑头的很,不如我们先回去,找人来修理他。”吃了苦头,马儿也露出了几分胆怯,尽管讨好二爷,但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他奶奶个熊,老子要不是身体不适,哪容得这小子在我面前乱蹦。”二爷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液,慢吞吞往回走。

“人武境刚修成一式,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若是我练成三式,就不用着怕这两人。”于非心里暗想着,沿着旁边的石头攀登上巨石顶,望着回去的两人。

正在这时候,突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啊,洞口没有了,不能回去了!”

马儿惊恐地寻找着,但是不久前他们出来的那个石洞似乎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乱叫什么,快给我找找。”二爷探了探肥胖身体,左瞧瞧右看看,眼里也露出了焦急之色。

这两人找了一阵,眼前全部林立高过人石头,那个洞口早就不见,顿时全部傻眼了。

于非站在巨石上朝四野看看,意识到周围的景色也发生了大的改变,迷蒙的雾气将他们锁定在方圆几里之中。

“究竟怎么回事?”

此时他也感到了莫名的危机,好像无形中有人故意这样做,将他囚禁在这个地方,他隐隐觉得跟那位美女有关。

“二爷,我们出不去了,这里没有食物,没有水,我们会活活饿死的。”马儿张望着四下,蒙蒙的雾气仿佛将他们隔绝到另一个世界,眼睛里带着泪花,快要哭出来了。

二爷脑袋偏着,低头沉思,片刻之后抬起头来,冷冷道:“我们被人暗算了,不过应该跟那小子有关,我们先杀了小畜生,就应该能出去。”

两人抬头看向巨石上的少年,只见他此刻正闭目盘腿坐在上面,口里**着一口白色雾气。

“二爷,他这是做什么?”马儿好奇的问道。

“这小畜生定然是从宝库中带出了秘籍,哼,我们怎么就没有那么好运,里面空空荡荡,连书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二爷眼里喷出了贪婪之色,心里想着如何击杀了对方,将东西抢夺到手。

“秘籍?二爷凭他比奴才还要卑贱的身份有什么资格获得秘籍,绝不能让他如愿!”

马儿眼里也露出了嫉妒贪婪之色,心里更是害怕对方实力强大,会对他造成不利。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校园小说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