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不发火,学不乖小说

第30章 不发火,学不乖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07:54:37
躲不开的情劫状态:连载中作者:杨子之爱全文阅读

丈夫突然死亡……后,他的弟弟一职总裁之位,而他又是她的前男友,她登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陷身囹圄之时,情势突然大逆转,两个男人为她争雄较为,一个是恨她入髓的前男友,另一她皱皱眉,这又是谁?。

躲不开的情劫 精彩章节

洛家俊打开抽油烟机,把油倒进锅里烧着,回答:“鱼码味太早,容易变老,在下锅前十分钟左右码最合适。”

“哦。”封萧萧恍然大悟,难怪她烧的鱼总没有饭店的鱼嫩滑。

然后他说:“把野山椒切细,泡姜切丝。”

她都切好了。

他又吩咐:“平菇洗干净,撕成片,粉丝拿出来拆开待用。”

她都准备好了。

洛家俊又说:“把芡粉碗里的水倒掉。”

她又不解了:“为什么要倒掉?”

“鱼本身就有不少水份,芡粉里的水多了,芡粉不粘。”

“哦。”封萧萧小心地把芡粉里的水倒了,只留下泡好的芡粉。

过了片刻,洛家俊又吩咐她:“现在给鱼码味,鱼头鱼骨拣开,只码鱼肉,把盐放进去抓匀后,再加芡粉抓匀。”

“哦。”

她码好了鱼,他锅里的油也烧热了,说:“你站远一点。”

封萧萧往后退,看见他把野山椒和姜丝下油锅翻炒,煸出香味后,再把鱼头鱼骨下锅,然后把泡菜下锅翻炒,接着加入水浸过鱼,又多加了一些水,再放一勺花椒粒,然后盖上了锅盖。

封萧萧忙指着码了味的鱼肉说:“这个还没有放。”

洛家俊说:“鱼肉很容易熟,如果下锅太早,一煮就老了,所以要等起锅的时候才下鱼片。”

“哦。”

封萧萧有点羞愧,也许这是最基本的厨艺,偏偏她就不懂,她做菜完全就是乱七八糟的,只管弄熟了事。

她偷偷看他一眼,他倒没有露出嘲笑的神色,这个羞辱了她几个月的男人忽然不嘲笑她了,让她有些奇怪。

锅里的水烧开了,他把平菇和粉丝放进去,说:“切葱花。”

封萧萧切好葱花,锅里又煮开了,他说:“鱼头和鱼骨熟了,可以下鱼片了。”

他把火关小,把鱼肉一片一片丢下锅,说:“下鱼片的时候,火不能太大,不然前面的煮老了,后面的还没有下锅。”

封萧萧又明白了。

丢完鱼片后洛家俊再把火开大,煮开后说:“好了。”

“这么快?”

“嗯,切成片的鱼肉煮开就熟了,再多煮一会儿就老了。”

“哦。”

封萧萧看着他把鱼盛进小盆里,把葱花撒上,端着往饭厅走,说:“拿两个碗过来。”

她拿了碗和筷子走进饭厅,问:“不盛饭?”

他说:“先喝鱼汤。”

他舀了一碗递给她,他自己也盛了一碗,说:“吃。”

封萧萧挑了一片鱼肉放进嘴里,只觉入口即化,非常细嫩,汤味更是鲜美,不比那些大饭店的味道逊色。

里面的泡菜、粉丝和平菇都很好吃,她不知不觉就把一碗吃光了。

洛家俊说:“自己舀。”

“嗯。”她毫不客气又舀了一碗吃了,虽然饱了,但还意犹未尽,于是又舀了半碗吃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扯了纸巾擦嘴巴。

洛家俊盯着她说:“吃了半天,也没见你发表一下意见,倒底好吃还是不好吃?”

她连连点头:“好吃,很好吃。”

他勾唇一笑:“你很荣幸,能吃到我亲手烧的鱼,你是第一个。”

封萧萧楞住:“你才第一次烧鱼?”

“不是第一次,是第一次烧给别人吃,”他补充:“以前我只烧给自己吃。”

封萧萧楞了好一会儿,问:“你妻子也没有吃过?”

他瞥她一眼:“你能不能不这么煞风景?”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提他妻子,但她选择闭嘴。

他把碗递给她:“给我盛半碗饭。”

“哦。”封萧萧盛了饭出来,看见自己的碗,有点不好意思,说:“我都没有吃饭。”

他又瞥她一眼,那眼神立马让封萧萧感到自己又招来他的毒舌了。

果不其然,他说:“你吃菜就行了,又不做床上运动,吃多了浪费!”

封萧萧很无语,这怎么就扯到了床上运动?

吃完饭,收拾厨房自然是封萧萧的活,她打扫干净后,出来看见洛家俊站在外面仰望夕阳。

她也看了一眼夕阳,天边的那轮火红被绚丽的晚霞环绕着,很美,不过她没有心情欣赏,说:“我回去了。”

洛家俊转身看着她:“把车开下去,明天早上来接我。”

“哦。”

“回去记得把里外洗干净,油不要加太满,晚上停放在安全的地方,别让人划花了。”

封萧萧说:“我那里没地方停车。”

“我知道你家没有停车场,”他鄙视地说:“你家附件公用停车场难道也没有?”

“有点远,我还得走一段路。”

“走几步路能累死你?多运动运动!”

好吧,他总是有理。

“知道了。”她往出走。

“封萧萧!”他又叫住她:“不许用我的车打街拉客。”

封萧萧好笑地说:“洛总,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去打街拉客?”

“哼!”他小气扒拉地说:“现在到处都是专车、野的,你又缺钱,我不能不防。”

这么不相信人,封萧萧没好气地把钥匙扔给他:“那我不用你的车了。”

他没有接,钥匙掉在了地上。

“封萧萧!你脾气很大是不是?”他终于逮着理由训她了:“我警告一声你就受不了?如果我不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在路上发善心做好事,随便招什么人上车?”

她更生气:“我都说了不用你的车了,你还要怎么样?”

“不用我的车,你明天早上拿什么来接我?”

“我搭车不行啊?”她转身往出走。

“封萧萧!”洛家俊在她身后发威:“我要你今天出不去,信不信?”

封萧萧站住,知道自己无法和他抗衡,使点小性子可以,如果和他较真,死的就是她。

她深呼吸,调整好心情回到他面前,弯腰捡起地上的钥匙,向他保证:“洛总,你放心,我保证不用你的车载任何人,包括我家人。”

他冷冷地看着她:“我不发火,你是不是学不乖?”

她默然片刻,向他道歉:“我错了,对不起。”

他说:“别让我发现我的车上有野男人的气味,出去!”

原来这人说这么多,就是警告她不要用他的车载别的男人,真是可笑,现在但凡知道封萧萧名字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哪还可能主动招惹她?

她转身出来,开车离开半山风景,一路往山下驶去。

虽然刚才和他闹得不愉快,但她心里并没有郁闷多久,出了他家不久,她就放开音乐哼唱起来。

她向来懂得开解自己,不能一直沉浸在负面情绪中,不然五年前只怕她就患了抑郁症了。

开下山,回到家附近,把车停好后,她又走了十多分钟路才回到家里。

婆婆和儿子已经吃过晚饭了,婆婆在洗碗。

封萧萧忙进去把婆婆推出来,让她陪儿子玩,她接着洗。

这时候她想起了和洛家俊一起在厨房忙活的情景,心里竟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跟他热恋的时候,她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想着和他一起下班,一起到超市买菜,一起进厨房做饭,吃完饭手牵手出来散步,然后回到家里依偎着看电视。

那时候觉得这样简单的幸福并不难实现。

封萧萧幼时也算家境较好,从小家里就请的有女佣,她只需要钻心读书就可以,所以她什么家务活也不会做。

后来她父亲的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外债,母亲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突然过世,家里连女佣都请不起了。

父亲变卖了所有财产还债,但依然没有还清,那时候她刚参加工作,她安慰父亲,她会还这些债。

怕父亲挺不过来,她拼命赚钱,除了本职工作,还找了两份兼职。

父亲也心疼她,为了不影响她的工作,年迈的父亲回归厨房。

知道她打两份工很累,每天她回到家里,父亲从不要她进厨房帮忙,她最多就是帮忙端端饭菜。

后来嫁给洛家文,家里请的有女佣做饭,洛家文的母亲也喜欢下厨房,封萧萧只偶尔帮婆婆打打下手,所以几年下来,她还是没有学会炒菜。

和洛家俊认识的时候,是她还在努力赚钱还债的时候,他也知道她家的情况,两个人相恋后,他说:“我们结婚后分工吧,一个人学做菜,一个人学做饭。”

封萧萧马上说:“那你学做菜,我学做饭。”

他问:“为什么?”

她摇晃着脑袋说:“做菜太复杂了,我学不会。”

他大笑:“好,那就我学做菜。”

现在他真的学会了做菜,她也能做饭了,但他们却是以嫂子和小叔子的身份一起做了第一顿饭。

想着他在厨房的样子,封萧萧的心有点暖,那一刻的他就像一个走下神坛的普通人,像邻家大哥哥,比五年前还让她心动。

尤其他那句“你很荣幸,能吃到我亲手烧的鱼,你是第一个”,让封萧萧以为洛家俊是为了她才学的做菜,那一刻她感动得无以复加。

但随后为开车的事他说的那些话再次伤了她的心。

她的耳边回响着他的声音:“我不发火,你是不是学不乖?”

“别让我发现我的车上有野男人的气味,出去!”

……

躲不开的情劫状态:连载中作者:杨子之爱全文阅读

丈夫突然死亡……后,他的弟弟一职总裁之位,而他又是她的前男友,她登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陷身囹圄之时,情势突然大逆转,两个男人为她争雄较为,一个是恨她入髓的前男友,另一她皱皱眉,这又是谁?。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