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六章窥恶藏劫何惜死战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六章窥恶藏劫何惜死战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1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树影斑斑,条条树根盘踞,如同巨人挥舞的黝黑手臂,尽显狰狞。迎着红衣男子的视线,易寒心中一慌,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当即扭头就跑。而琅玕在看到易寒转身的背影之后,却又拦下了正欲上前的众人。“他不是被九黎族救下的那个少年吗”琅玕眯着眼睛,只是杀意却未减丝毫,“噬灵阵还未布置,时间无法再耽搁,留下一人将他杀掉便可,其余人,随我尽快寻地布阵”林中,一道矫健的身影在飞快地穿行,衣袂所碰之处,带起一阵枝桠抖动。易寒渐渐压下心中的慌乱。他已经向前跑了很久,可令他疑惑的是,这么半天过去,却未发现有一人追来。就在他渐渐放松警惕之时,易寒面色倏然一变,向前奔跑的身体猛地一顿,可由于惯性的缘故,还是打了个趔趄。与此同时,易寒耳畔一股微风掠过,一道浅浅的血痕出现在了他的颈上。“咦”待易寒稳正身形,一名执剑的青衣男子已立在易寒身前,眼见自己一击未中,不由发声,目中一丝诧异一闪而过。“此人我见过,他之前便跟随在红衣男子身边,”易寒抚着血痕,略显心悸地看着对方,“还是追来了若不是自己反应迅速,恐怕已经被这隐匿的一剑杀掉了。”“前辈,”易寒心中紧张,脸上却藏起了原有的波澜,“先前所见,我必会守口如瓶,若能放我离去,定当感激不尽”青衫男子并未回应,反而手腕一动,剑转偏锋,踱步向易寒走来,他怠于啰嗦,显然不想和易寒多说废话。看到青衫男子的动作,易寒知道对方不可能放弃追杀,脚步下意识地跟着后退,心中同时也在想着应对的办法。终于,易寒后背抵在了一棵树干之上,脚步也随即而停,盯着越来越近的锋刃,易寒突然挺起了胸脯。“你既要杀我,那便杀吧,但我有个条件,给我个痛快”易寒猛地一跺脚,随后凝视着青衫男子,话语间,身上透出一股凛然。“小子,算你识相,”易寒的话令青衫男子轻叱一笑,旋即又露出揶揄神色,“只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还有,我会留你一个全尸。”但就在男子话语刚刚说完,易寒先前跺脚,悄然嵌入土中的脚尖却猝然扬起,一大块混着草根的泥土被一掀而出。易寒腾空跳起,卯足了劲,对准泥块向着青衫男子狠狠踢去。易寒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青衫男子先是一愣,之后便下意识地抬起衣袖掩在面前。迸溅的泥土如同石子一般,击在衣袖上,噗噗作响。易寒则趁机转身,飞快地向密林深处遁去。“小崽子”青衫男子挥下手臂,看着衣袖上沾染的土渍,眯起眼睛,顿升一股恼意。看着易寒逃走的方向,擎剑再次追去。逃走途中,易寒频频回头,虽抱侥幸,但在看到对方仍旧追来的一刻,心中还是一沉。易寒喘着粗气,奔跑的疲惫,重叠着体内尚存的虚弱,身躯已经不能兀自抵抗体力的匮乏。若不是从小被太公勒令抡着大锤打铁器,拥有了不错的体格,恐怕现在连走的力气都没了。莫名的想到这些,易寒脑海中蓦地浮现了一副吹胡子瞪眼的面孔。“臭小子,再使劲些,没给你吃饭么”“小混蛋,竟然敢偷懒,起来起来”“这次比试,是我赢了,这是些跌打药,你拿去自己擦了。”“寒儿,前路你要自己走了”熟悉的话仿佛仍在耳边萦绕,易寒的双眸逐渐变得婆娑起来。“太公”易寒在奔跑中拂去泪水,握紧了双拳。“刚刚和现在,要杀我的只有一人,或许那红袍男子和众人并未追来”易寒逐渐平静下来,眼睛也越发的明亮,“我已经体力不支,迟早会因力竭而被追上杀掉。”“既然逃不掉,那便索性殊死一搏”易寒衣袖一抖,一把短刃露出。这是于凡身上之物,在追神凰的时候被易寒取了下来。易寒将匕首握在手中,渐渐放慢了奔走的速度。如易寒所料,追在后面的青衫男子原本想耗干易寒的力气,最后上前一剑杀掉便是。但这一路上,前面的少年如同在拼了命的跑,自己也真怕易寒跑掉,只能谨慎地跟着。可眼下,却看到对方速度越来越慢,男子心中冷笑了声,加快了步伐。时间过得很快,但对于易寒来说却十分难耐。感觉到二人之间越来越近,易寒握紧了手中的利器。就在与易寒仅咫尺之遥的一刻,男子目露寒光,再次挥起长剑,呈刺状向易寒后心推去。然而,易寒身躯一闪,却使得长剑刺空。与此同时,易寒奔跑骤然加速,跳跃而起,单足蹬向身侧树干,借力之下,瞬间亮出短刃,转身向青衫男子的颈部抹去。男子见状,心中一惊。长剑已出,他已躲避不及,只能在退却的同时探出左臂,护在身前。唰易寒毫不犹豫地携尖刃划过,男子的青衫被瞬间剌破。青衫男子已有了护挡,易寒看杀人无望,一击之后在半空强扭身躯,翻转间,躬身落在了离男子较远一侧的空地之上。“臭小子”男子面沉如水,瞥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利刃所触及的地方,是一道深深的划痕,还不断有鲜血淌出,混着衣衫的颜色,呈现出一片深红。感受着来自小臂的刺痛,男子眼角忍不住地跳动。自己从未这般狼狈,但今天却被面前这个少年几次偷袭。若不是自己用左臂作为代价,恐怕咽喉也早已被割断。二人都喘着粗气,易寒则是紧紧地盯着男子。他的一招一式,全是临摹和太公打斗时的技巧。现在一击未将对方杀掉,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了机会,接下来面临的,将是对方对自己的囚杀。“你真的很让我吃惊,”男子拎着长剑,并缓缓抬起剑尖,指向易寒。“但是你的结果,只有一个,死”男子不顾左臂伤口,身手也似乎变得更为敏捷,目中露着狠戾,向易寒扑了过去。易寒看着男子的动作,咬了咬牙,将手中短刃擎在额前,招架而出。叮两刃相接,溅起几粒火星,易寒被男子挥出的长剑死死压制,感受着来自短刃之上的强劲,易寒手腕一转,轻巧卸力,随即抽身而出。几次跳跃,又落在了树林枝桠繁密的一侧。青衫男子紧跟而上,再次攻杀。只是易寒以错杂的树体为遮掩,在林中不停的游走,使得男子每一剑落下,虽可伤易寒,却始终不得要害。易寒像条青鱼一样,无顾藤蔓的阻碍,辗转腾挪。就在易寒再次闪避,躲过一击的时候,下一剑却没再横扫而来。易寒回头看去,却见男子立在了原地。易寒倚在树前,疑惑间,刚好窥到男子轻扬起的嘴角,暗道了声不好,正欲后退,却见对方一步迈出,猛然将手中长剑抛向了空中,随着双手律动,结出了一个怪异的手势。先前抛出的剑也并未落下,反而横在空中,铮铮作响,剑体之上也渐渐地蒙上了一层青釉色的灵光。“这是”看到此景,易寒瞳孔猛地一缩,这种光芒异象,他在太公与黑衣人一战中见到过。似乎修有大神通之人才可以做到。而今,却被自己的敌人使出,心中不由大骇。男子并未给他时间细想,手势一变,驭起长剑,直奔易寒而去,剑芒所过,草丛树木,尽皆扑簌簌地倒下。长剑的凌厉,比之前强了数倍不止。易寒放弃了抵抗,准备再次逃离。只是脚步还未迈开,长剑已向他后心逼来。易寒反应迅速,躬起腰身,一片剑刃残影在头顶掠过。易寒翻滚,遁到一旁,但攻伐不止,长剑舞动中,他再被缠身。易寒几次躲闪不及,被长剑在身上划出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衣衫之上,已有了数片模糊的血印。直到最后,易寒被长剑从后背一劈而下,打了个踉跄后,重重地跌在了草地之上。趴在地面,感受着来自泥土传出的微微凉意,易寒挣扎,靠双肘支撑站了起来。只是,就在易寒起身的刹那,一道冷峻的身影一闪而过。剑芒消失,剑柄握在男子手里,而另一端,已然穿透了易寒的腹腔。“噗。”无法承受体内传来的剧痛,易寒面色惨白,吐出了一口鲜血。“还要躲吗”青衫男子冷眼看着易寒,淡声质问。想起自己三番五次被对方暗算,一丝怨毒在眸中闪过。易寒耷拉着身躯,眼睛无力地张合,头也渐渐地低垂下来,长剑刺穿的部位已渗出了血迹,就算是轻微地晃动也会引起他体内撕裂般的痛楚。男子见易寒已无反抗的余地,将剑拔出,顺势手腕一动,向着易寒天灵挑去。但就在这时,易寒已微微闭上的眼睛却突然睁开,飞速地挥起手臂,冲青衫男子一甩而去。易寒的乍然一动让男子吃了一惊,匆忙侧身躲避,长剑也随着身体的摆动从易寒的面前退开。一道细微的凉风从男子鼻尖擦过,只见一片枯黄的树叶,失力之后,在男子身边摇曳下坠。男子目光阴翳,心知再次被耍,扭头便执剑向易寒挥来。只是在他刚刚转过头的刹那,易寒再动手臂,耗尽体内尚存的最后一丝气力,向前一掷。“呜”只见一把锋利的短刃插到了青衫男子的咽喉之上。男子瞪大了眼睛,头颅不停地颤抖着,想要出声,却只有一口口的鲜血呕出。随后眼中带着不甘,握着没有挥出的长剑,倒在了易寒面前。这是易寒等待的时机,一个可以近身袭杀男子,而男子又无防备的时机。在其以驭动之术,操控长剑缠杀易寒的时候,易寒知道,唯有搏命,才会让自己再次争取到一线生机。易寒强忍着脑中传来眩晕的侵袭,从衣衫上撕下几条布缕,紧紧地裹在了伤口上。之后踉踉跄跄地挨到青衫男子尸首近前。男子生机已灭,气息全无。易寒慢慢蹲下,将男子手中的剑拿了起来。自己需要尽快休憩,但此地却不宜久留。先前的打斗难免会使人察觉,自己已经受到创伤,如果真的招来一些人,反而会对自己不利。易寒不再多想,将男子的长剑收好,正要离开时,却瞥见男子腰间似乎挂着一个东西,因为衣服遮挡,无法看得仔细。易寒挥出长剑,将其衣衫挑起,一个碗口大小,牛皮颜色的袋子露了出来。“这是什么”易寒一把拽起拿在手里,只见袋子扎口处,被一条绳线紧紧捆绑。“小子,那是乾坤袋。”就在易寒准备打开袋子时,一道声音忽然在易寒背后响起,话语中,仿佛还充满了一丝惊讶和喜悦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