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七章又会子母身绝崖堑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七章又会子母身绝崖堑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1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林中静谧的可怕,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久而不散,反倒变得更加浓郁。? w?听到背后的声音,易寒试图扯开袋子的手骤然一僵。“谁”易寒揣起口袋,瞬间翻滚到青衫男子尸首的另一侧,轻喝一声,将其一把拽起,阻在了身前。“呦,还挺警觉呢。”只见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从密林深处缓缓走出。女子身穿藕荷色宫装,左手悬挂宫铃,而右手却遮在衣袖内,没有露出。男子着一身黑衣,虬髯满面,尤为显眼的,是他们颈上都挂有的一串骷髅项链。易寒凝视对方,因距离较远,面容模模糊糊,使他看不真切。“还以为乌默派人把你送出了天漠,啧啧,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进来了。”女子边说边摇头,但言语中的欣喜却毫不掩饰。“我并不认识你们。”易寒盯着二人,听到对方说的话,显得更加机警。“那又如何”二人徐徐走近,面容也渐渐清晰。定睛看去,俨然是在天漠之上,因易寒而对九黎族出手的美妇黎母与大汉封子。“嗯”黎母突然止住了脚步,目光移到了易寒身前的男子身上,注视着其身上被血污浸染的青衫,一抹熟悉令她皱起了眉头,但随即又舒展而开,一丝了然浮现在了眼眸,“你竟然杀了幽篁谷的人,可真是有本事呢。”听到美妇唐突说起被自己杀掉的男子,易寒脑中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偷偷窥视的红袍男子。幽篁谷三个字易寒并不陌生,乌默几人曾向他提起,如今知道了自己杀的是谁,心中略感意外。“小子”女子咯咯一笑,打断了易寒思绪,“放心,我们不会将此事告诉幽篁谷。”“但是,我有个条件”女子目中透着妩媚,伸出手掌,“把你身上的宝贝交给我。”“宝贝”易寒满脸疑惑,不明白美妇在说什么。可易寒的表情落在黎母与封子二人眼中,却成了故意。“小子,莫要装蒜,你不交出来我们只能自己动手取了”久未说话的封子双手抱肘,冷眼盯着易寒,并作势向前踏出了一步。“只是,到时候你的小命还在不在,就不是我们二人能掌控的了。”黎母接着说道,目光开始变得锐利,若有若无地在易寒眉心扫动。“哪里有什么宝贝”看到二人动了杀意,易寒只能装作犹豫的样子拖延时间,内心却在闪过诸般念头想着对策。忽然,易寒迎上了黎母在他眉心扫动的目光,心中蓦地一震,“难道他们所说的宝贝是界石”“如果真的是界石,那他们是如何知晓的,”易寒颔首低吟,并不知道自己在天漠昏迷时被黎母触及眉心的一幕,“管不了那么多了,界石我都无法撼动丝毫,他们想要得到,那只有剖开我的眉心,一旦拿走,我的命也休矣”内视自己的眉心,界石晶莹玉润,淡蓝之色宛如萤火,在微弱地明灭闪烁着。易寒在心里定下了主意。“小子,你想好没”封子心中起了不耐,开始催促。“我给你们。”易寒抬起头,并慢慢站起了身。黎母显然很享受这种结果,款款走上前去。她明白,如果自己杀了这个少年,也不会轻易拿到对方的东西。因为此前在天漠与易寒眉心的接触,她的手到现在还隐隐作痛。虽然不知道易寒眉心中藏着什么,但她能够猜到,东西一定不一般。“算你识相。”封子冷哼一声,跟在了黎母后面。然而就在这时,易寒突然屈起了身躯,抓起青衫男子的尸身,直接向朝他走来的黎母抡去。与此同时,易寒提起长剑,蹬动地面,一个转身便逃没了踪影。刚才片刻的喘息让易寒积攒了些许体力,但几番逃跑却也令易寒感到十分的憋屈。“贼汉子”看着抛过来的尸首,黎母与封子都是一怔。随后黎母便面露愠色,轻叱一声,招呼封子上前。封子皱着眉头向前快走了几步,伸出食指,口中念动法诀,眨眼间,一缕跳跃的火苗便在他的指上燃起。封子手指一挥,火苗摇摆间竟如有灵性般,迎向了易寒抛来的尸首。轰在火苗接触尸体的刹那,男子尸身在半空猛地燃起,整个身躯瞬间便被火光吞噬。只在片刻,便焚烧一空,无灰无烬。“追”封子和黎母互视一眼,身形一动,向易寒追去。易寒拼了命地奔跑,耳中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喘息和心脏的跳动。幸于长剑在手,途中所遇枝蔓阻碍,尽皆被他挥劈砍断。但这一路的奔走,也使得先前打斗的旧伤再次撕裂,一道道血痕透过包扎的布缕,再一次变得红色鲜明。尽管如此,易寒仍不敢停歇半分,只顾向前狂奔。可过了不多时,两道破风之声便在易寒身后响起。“小子,你想往哪里去”封子与黎母一前一后从半空降下身躯,脚尖刚刚着地,封子便几步跳跃,瞬间与易寒挨近了距离。易寒心生不妙,扭头观望。不知何时,封子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墨色斧钺,此刻,他正紧紧握着,向易寒挥舞而下。易寒心中一凛,被迫转身停下,将手中长剑横在了面前。乒一道清脆的嗡鸣声响起,易寒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被甩落于一棵树干之上,随后坠倒在地。易寒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前胸快速地起伏着。与斧钺的碰撞,让他体内气血翻涌,脏腑绞痛,双手之上,甚至虎口也被撕裂,鲜血淌满了指间。“这等力气”易寒颤抖着臂腕,面色惨白,心中惊骇道,“恐怕比那青衫男子强了数十倍不止”“哼哼,放着生路你不走,偏偏逼我二人出手,贼汉子,杀人取宝”话语间,黎母也站在了易寒一侧,两人颇为配合,位置有秩,堵在了易寒的左右。黎母率先动手,几次移步,挨到易寒近前后,衣袖一闪,一只白皙的手便向易寒的前心抓去。易寒手疾眼快,抑住发麻的手臂,拎起长剑,向黎母伸来的胳膊拨去。黎母见状,面露讥笑,手腕一转,便将剑脊轻松捏在了指间。易寒想抽离长剑,却发现剑身已被死死扣住,动弹不得。正在此时,黎母突然探出了久未露出的右手。易寒只觉眼前一花,一只水绿色的骨爪便夹在了他的长剑之上。砰易寒感觉手中一松,低头一看,长剑已经断成了两截,黎母手中夹着剑尖部分,自己手中,则剩下了一把断刃。黎母动作未停,丢掉半截剑身后,右手一动,再将骨爪伸出。易寒躲闪不及,衣服被撕扯出一个大口,几道爪痕令他肩头变得血肉模糊。噔噔噔易寒犹如脱力般踉跄后退,与黎母隔开了丈许距离。封子和黎母不间断的攻击让他应接不暇,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加上失血过多,易寒脑中已经略感沉重与恍惚。“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前后瞥了一眼二人,此情此景,让他顿感无措。易寒紧紧握着断剑,带着几分怅然,还有从未显露的几分疲惫,提步主动向黎母奔杀而去。黎母见状,眼中满是讥讽,待易寒断剑撩来的一刻,左手一动,便攀上易寒手腕,将其胳臂掣肘,紧跟着骨爪伸出,一掌烙在了易寒的腹脐之上,随后紧紧一抓。“啊”身体像是被掏空一般,易寒痛不堪忍,失声大喊。在他发髻之下,豆大的汗珠流出,混着脸上沾带的血渍,从此刻狰狞的脸颊淌下。黎母阴冷一笑,准备将易寒彻底斃掉。但在她骨爪加大力道的瞬间,面庞却露出一丝诧异神色。易寒腹部已被黎母抓的血肉模糊,但在其内,却出现了一片片似轻纱般喷薄的白雾,并开始猛烈地翻滚起来,在易寒体内冲荡。只在一瞬,便让易寒的体力充沛起来。紧接着,一股雄厚的气息从易寒身上陡然散出,将黎母一弹而开。“这是气海”感受着体内的变化,让正逐渐失去知觉的易寒顿时精神一震,蓦地想起了太公当初为自己所开辟的气海。现在身上的伤口像是被雾气遮盖,易寒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低头看了看,断剑还在手中,易寒往紧攥了攥。自己似乎还有一线生机易寒手疾眼快,不及黎母反应,便从其身侧一闪而过,与此同时,一把断刃也朝封子方向抛去。封子将手中斧钺一摆,断剑随即被弹到了一边。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封子在旁边看的分明,只是不知道黎母为什么没有将少年杀死,反而自己退到了一边。身影一闪,来到了黎母身边。而黎母正看着易寒的背影,闪过一抹讶异。“丑婆子,怎么回事”封子询问。“他竟是一个到了触尘境界的小修士。”黎母收起意外之色,眼中再次露出冷色。“可他的实力”封子起了疑惑,一路追杀,并没发现少年有更厉害的手段。“不管了,一只老鼠而已,先把他抓住,再来研究不迟。”不再理会大汉,黎母美目一闪,再次追去。易寒拼命奔走,在林中见隙穿梭。但在途中,却感到原本气海带来充沛的感觉正在一点点的耗尽,意识渐渐低迷,伤势之处,也再次传来痛楚,比之前更甚。易寒压下心中再起的慌措,坚持继续向前。忽然,易寒眼前一亮,待看清前方的境况之后,急急停下了脚步。断崖。树木一直生长到崖边,极目远眺,远处的天空变幻着颜色,成片的山峦绵延,构成了一道道险要的山隘。易寒想要原路折返,不过才走几步,却看到了美妇与大汉已经站在他面前,将路堵住。“真是可惜了,我宁愿相信你是个凡夫俗子。可惜如今辛苦修行数载,却白白丢掉性命。”黎母逼视着易寒,慢慢向他走去的同时悠悠地说道。易寒无心理睬对方,只是跟着黎母前进的脚步不断地后退着,怎奈数步之后,便到了崖边。黎母和封子看着易寒的举动,露出哂笑,但在下一刻,表情却顿时僵住。只见面前的少年没有一点犹豫,纵身便跃下了身后的断崖。“丑婆子,怎么办”封子收起斧钺,和黎母快步走到崖边。盯着易寒的身体逐渐没成一个黑点,黎母转身向林中走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死了,我的宝贝可跑不了”耳畔响彻着呜咽的风,瞳孔里的景象飞快地闪过,易寒慢慢闭上了眼睛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