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八章桐林得命幼凰火渡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八章桐林得命幼凰火渡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1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咯吱,咯吱”一截树枝,因为骤然降下的一道身影,发出了吱呀的响声。? w?这道身影躯体耷拉,衣襟被挂在枝头,不断地上下晃动着。而树枝似乎承受不了这种律动,只摆了几下,就咔嚓一响,应声而断,其上的身影,也砰然落向地面。稍带着,还有大量的树叶摇曳而下。空气中渐渐起了湿意,略带着股股馝馞的异香。躺在地面的身影抖动了一下,半晌之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瞳孔内,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几抹金黄,眼球转动,待瞟到一片五彩斑斓的天空之色后,一缕细若游丝的气息从腔内长吁而出。“我还活着。”撩开凌乱的长发,露出白而微青的面庞,正是易寒。忽然,易寒眉头一皱,后背像是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硌得生疼。吃力地坐起,却发现是一截古铜色的断枝。“是你救了我。”易寒拿起树枝,露出了了然之色。旋即又想起了什么,抬头向上方看去。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自己头顶袒露的一小块天空外,只有一片片状若海洋,绵延不断的金黄。“这是哪里”易寒不由吃惊,这一片片璀璨竟是一棵棵树的颜色汇成,金色的叶片,古铜色的枝蔓易寒拿起那半截树枝拄在地面,吃力地将身子撑了起来。他现在重伤在身,无心思再考虑其他。环顾四面的丛苇,在看到一处繁茂后,拖起躯体,踉跄走上前去。秘境内,一处密地。这里被一片森林围绕,中间形成了一片开阔之处。一座黝黑古朴的大殿在其中屹立,尽显沧桑。在大殿前方,一众着青衣布衫的人影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他们掐出同样的手印,齐齐指向浮在半空的烟霞色光团。“我琅玕要的,可不仅仅是这御虚秘境内的东西。”不远处,一个红袍男子凝视着手心,一块石头静静躺在掌内,石表猩红,泛起阵阵妖异。蓦地,血石被男子一把攥紧,向半空的光团抛去易寒跌倚在裸露地面的树根上,任疼痛在体肤内蔓延。莫名地想起自己进入秘境后的情形,小璃未曾找到,自己却险些丧命,不由一阵恻然。易寒轻轻掀开褴褛的衣襟,胸前早已血痕斑斑。待目光扫过腹部,他却不由一怔。只见几道深深的指印疮痍印入眼帘,但创痕却都已结成了暗痂。“这”易寒眼中充满吃惊之色,忽然想到自己之前气海的变化,目中露出一丝了然。“触尘”忽然,易寒皱起眉头,想起了自己在逃遁时,隐约听到美妇说的话,“难道和气海有什么关系”易寒挣扎着端坐而起,定下心神,闭眼后开始内视气海。此刻的气海与之前截然不同,雾泽业已殆尽,就连体内原本存在的天部之气也不再充盈。知晓了体内的状况,易寒深吸一口气,想起当初太公为他湔洗经脉的一幕,专心地吐纳起来。易寒全身放松,调整气息,只是半晌过去,气海内依旧与之前一般无二。易寒耐下心,再次尝试,只是几番下来,自己始终感应不到一缕天地气息,不禁变得颓丧起来。但就在易寒准备放弃的时候,却顿时感觉到身上的一丝异样,遍身毛孔开始慢慢舒展,仿佛全部张开,一丝丝天地之气徐徐钻入,在脉络中一点一点溢散而开。易寒眼睛遽然睁开,闪过惊喜之色,又倏忽合上,静心继续盘坐。片刻功夫,缕缕雾气已然在易寒的引导之下,从身体脉络中进入气海,缭绕不断过了约有三日的时间。这段时间,易寒不间歇地吞吐,浓郁的天地灵力在体内循环,同时也滋养着他损伤的经脉。现在,易寒身上的伤口大部分已经结痂,手抚过,虽仍有痛楚,但已然没有了大碍。倏忽记起自己怀中的口袋,易寒将其拿了出来,将束带解去,袋口骤然一松。易寒抓起袋子使劲抖动,将其内的东西一股脑倒了出来。只是倒出之后,易寒却瞪大了双眼,地面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物件。看了看还在手中的袋子,眨了眨眼,好像明白了所谓乾坤的意思。易寒在其内翻找,发现了许多衣物,他毫不犹豫地换下,虽然很不合身,却比自己现在穿的强了太多。将自己感觉没用的东西丢在一边,摆在面前的只剩下了一根长棍,和一张未曾张开的残破羊皮。长棍是为了防身所用,羊皮,却是因为好奇才挑拣而出。易寒拿起羊皮,但在他打开的一瞬,呼吸蓦地急促起来。这赫然是一张描绘着东荒西域,南疆北幽的地图易寒手微颤着,将其铺在地面,眸中泛着急切。在泯界山时,九牙曾教与他识字写墨,而今终是有了用处。“泯界山,泯界山”易寒嘴中不停念叨,眼睛盯着地图,不停地寻找着。子母阙、骨坞、幽篁谷、古墨苑一个个长短字眼在眼前一晃而过,但始终找不到自己喃喃的几个字。又重新看了几番,依旧是不变的结果。易寒像是起了恍惚,原本他对寻到泯界山仍抱着希望,但现在,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存在于哪片天地。怅惘中,易寒将羊皮卷起,放进了乾坤袋,准备动身离开。自己因为疗养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若再逗留撞见他人,自忖不会再有之前的运气来保住性命。忽然,一阵噰噰喈喈的啼鸣声自林中不断回荡,传入易寒耳中。易寒先是一怔,随后握紧长棍,身子猛然俯下,依靠丛苇将身体掩蔽。小心翼翼拨开眼前的丛苇,易寒环视着四周。啼音他听得熟悉,像是衔走蓝灵的那只神凰,只是声音中却似乎多了一丝青稚。易寒窥探了片刻,除了一阵阵清唳回旋,周围依旧是一片宁静。待了少顷,感觉到声音断断续续,像是自远处飘来后,易寒从丛苇中一跃而出,冲入了林中,觅音而去。闻着荡来的啼声,易寒不停地辗转着,终于,在一片树木稍显紧簇的地方,易寒奔走发出的跫音戛然而止。一棵约有丈许粗细的巨大树干拔地而起,树根裸露,古铜之色与其他树木一般无二。但在株柢处,却散发着一股令人微感灼痛的热浪。易寒抬起手臂,拂掩着扑面的炽热,隐隐绰绰看到了几个椭圆物体。渐渐向前靠去,待挨到近前,易寒瞬间瞪大了眼睛。这几个椭圆的物体约有盆盂大小,竟是一个个透明的蛋体。最令易寒吃惊的是,在蛋壳内,居然蜷缩着一只只睡眼惺忪的小鸟。“这是神凰蛋”待易寒看清壳内的生灵,不由失声。这些生灵分明与他追逐的那只神凰极为的相似。没想到,自己没有发现带走小璃的那只神凰,反而误撞到了还未出世的数只小神凰。“啾啾。”就在这时,几声啼鸣再次贯入易寒耳中,将他从失神中拽出。易寒这一次听得清晰,慌忙低头,只见在自己脚边,一枚神凰蛋泛着阵阵火光,不停的在蛋壳内外散放和收敛,火光的中心,正是其内的小神凰,之前易寒感觉到的灼热也是从这里散出。“难道先前的清唳也是这个小家伙发出的”易寒弯下腰,却在小神凰的眼中发现了一丝挣扎。易寒皱了皱眉头,逡巡了片刻,一只手掌无顾炙痛,轻抚在了蛋壳之上。就在易寒手掌触碰的刹那,小神凰再次啼鸣。只见原本涌动的火光仿佛找到了宣泄之处,一下子全都向易寒的手掌喷薄而来。突来的变故让易寒吓了一跳,想要将手臂抽回,却发现掌心像是深深的烙在了蛋壳之上,动弹不得。“啊”易寒一声惨叫,一股强烈的灼烧感伴随着火光,蹿上了他的手臂,继而又向全身蔓延。易寒不由得扭动身体,可始终摆脱不了一阵阵炽痛给他带来的崩溃。就在最后一道火光渡向易寒的身体后,蛋壳内的小神凰露出了萎靡神色,同时,易寒的手掌也被一股巨力弹开,全身宛若燃烧的火焰,在一旁跌撞不停。小神凰眼中的挣扎不再,渐渐合上双目,顿在了壳内。此刻易寒只觉得浑身滚烫,像要燃起一样,到最后,痛苦到自己连一声嘶吼都无法再喊出。易寒滚躺在地面,脸上只能露出无法忍受的狰狞面目。忽然,原本沉寂的小神凰昂起尖喙,再次发出了一声啼叫,之后目光便瞥向了易寒。随着这一声啼鸣,易寒身上的火光骤然一顿,在涌动了片刻后,竟又齐齐向易寒手臂处倒卷而回。最后在手腕内侧处汇聚,渐渐缩成一个扭曲的生字符文。橙芒一闪而没,易寒只觉的一股钻心的疼痛,字符已变成一道焦痕。火光已经褪去,肤色却变的通红。易寒呼着微弱的鼻息,不经意地摆头,目光恰恰与小神凰的眼睛对上。易寒顿时一个激灵,翻坐起来,一溜烟向远处跑去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