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二章众声凿凿疑团莫释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二章众声凿凿疑团莫释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3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疲惫的喘息声交错。少顷过后,原本惊魂未定的众人稍稍安定了下来,平复心绪的同时,也发觉了自己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众人簇拥着走过山隘,在寻得一处感觉较为安全的空地后,才惶惶然停了下来。也有一些人不愿在此多留,担心骨骸再次追来,继续警惕着向远处行去。易寒跟着九黎族,选择了留在此处休憩。此刻,易寒端坐在地面,低着头,从胸襟之中慢慢拿出了黎母祸水东引,险些酿起祸端的死灵珠,轻轻地用手掌摩挲起来。易寒将死灵珠置于手心,接触之下,竟感到了丝丝凉意。珠径约有两寸,通体透明,但在其内,却是有着滚滚的黑气翻涌。忽然,一道虹光毫无征兆地自圆润的珠表掠过,形似一行小字,但却一闪而没。看到此幕,易寒顿时愣住,摩挲的手也骤然停了下来。“刚才是有什么东西闪过”易寒不停摆弄着,想要寻个究竟,但却未再看到死灵珠有什么异样。“难道是我之前眼花了”带着疑惑,易寒摇了摇头。“只是,这珠子到底有什么用,会引得白骨那般疯抢”想到先前自己将死灵珠捡起,差点给一众九黎族人,以及他自己带来灾祸,易寒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珠子对你来说并无用处。”忽然,一道声音传入易寒耳中,易寒抬头,看到原本在一旁打坐的白闪,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白闪前辈。”易寒站立而起,将死灵珠递向了白闪。“此物对我也无用处。”白闪摆了摆手,看向死灵珠,“这东西比较罕见,对修行有所裨益,但却只对一些修习阴死术法的人有用。”似猜到易寒有所疑惑,白闪继续将所知娓娓道出。“珠内的黑气属阴,所以凡是诞有此物的地方,多为一些阴死之地。聚阴处,必集鬼异,想来白骨便是被这死灵之气吸引至那河中,集众借此修行。只是这些死物看起来毫无灵智,对他们会有修行之用么”白闪声音越说越低,到最后竟成了独自喃喃,随后眉头微皱着,露出了沉吟之色。易寒听了,不置可否,不过他却认为,这群白骨的存在,应该与自己触摸战碑时所见的一幕有着联系。忽然,易寒看到了白闪带有血渍的袖衣,蓦地想起了白闪负伤的肩肘。“前辈,你的手臂”“已经无碍,” 听到易寒问询,白闪宽慰回答。不过转眼,他原本平和的神情却露出了一丝愠怒,“这一次,那封子和黎母有心祸我九黎,倘若再遇到二人,必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那死灵珠最好还是丢掉,修习阴邪术法的人虽然少见,可难免碰到,被人覷覦,给自己带来危险就得不偿失了。”白闪顿了顿,又看向易寒说道。易寒点了点头,对于白闪的关切,他心有感动。不过却是将珠子掂了掂,直接放入了乾坤袋中。看向白闪,易寒憨笑一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白闪看到易寒的举动,摇头笑了笑但却没再多言。忽然,在不远处其他几个宗派休息的地方,易寒听到了几声叫嚷,细闻之下,这些人似是在说着恨恨之言,正对封子和黎母进行着一言一语的大张挞伐。“哼他二人若早早将那宝贝交出来,我等没准也不会鲁莽去翻那河底,以致险些丧命”“只是不知何时被他们走掉了实在可恨”“他二人必是惧于我等报复方才逃之夭夭,他日定要上子母阙,讨一个说法”“”众声凿凿,在对封子黎母淋漓痛斥一番后,顿觉原本愤恚的心胸豁然开朗。“若非贪心不足,又怎会五次三番的引来杀劫,真是一帮蠢货。”也有全身而退之人,对这些话充满着不屑,口虽不语,心却耻笑。不知不觉间,对自己能有如此想法也感到一阵惊叹,瞥了一遍身旁几人,暗道以后一定要和他们拉开距离。忽然,略显突兀的一道声音响起,让正在嘈嘈交谈的众人都是一静。“这河内怎么会瞬间冒出数量如此之多的白骨,必然是有人早就埋伏于此,以操纵之法妄图加害我等”人们听到都是一怔,紧接着,惊呼之声便是更为热闹地响了起来。“骨坞,一定是骨坞,这世间所有宗派中,唯有骨坞才会使得操尸控骸的诡法”“若真是那骨坞,我等岂不危矣听闻谁要是被他们所杀,遗骸也会被炼成一具具傀儡”情不自禁的,众人都想到了之前嗜血的白骨,不由打了个寒噤。“诸位莫要惊慌,西域骨坞虽有着操控尸骸的术法,可御虚秘境开启,在下并未见到骨坞有一人涉足天漠,他们又怎会在这里施术暗算我等。”眼看人们心生惶恐,一人开口安慰道。“那可未必,骨坞如果自始潜匿在暗处,又怎会令你见到”一人说罢,警惕地向四周看去。交谈中,人心再次惶惶。“据我所知,人死之后,仍有神魂存在的尸骸,才能为骨坞所用。老夫猜测,这操控之法,或许更是一种契约,与神魂的契约。而刚才追杀我等的骨骸,并无神魂。”忽然,沉默半晌的白闪突然开口。话到此处,他的脑海中倏然闪过黎母与白骨打斗时,似是施了某种术法后所道出的话语他们没有魂魄。只是白闪话语未毕,便有几道质疑之声再次传出。白闪并未理会那些声音,兀自于易寒近前坐下,闭上了眼睛。“这些姑且不论,倒是不知那传出的笛声,到底是何来历”交谈如旧,只是此话一出,白闪刚合上的眼睛却蓦地睁开。“说到底,还是那笛声救了咱们这定是秘境中的重宝,若是在我手中”众人听到重宝二字,再次眼热起来,只是在眼眸深处,开始多了一丝忌惮。先前为了宝贝差点搭上性命,谁又知道这一次,会不会让他们有命去拿。渐渐的,众人归于平静,而后陆续撤走。有的去寻找藏匿之所,等待安全离开,也有的去往他处,觅寻机缘。唯独九黎族,依旧停留。白闪目中也透出一股渴望,只是他渴望的非是那散出笛音的源头之物。此物他虽心有覷覦,但更想找到的,则是救治九黎族长的灵药。就在白闪也准备率众离开时,似是想到了什么,瞳孔之内,突然闪过一丝慌乱,尔后快速起身,双手一把按在了易寒的双臂之上。“易寒,你为何会进入秘境不是让你同于凡和小璃归族吗小璃呢”白闪呼吸急促,语气也变得有些焦急起来。白闪突然间的举动让易寒一愣,但在听到了白闪问询后,他突然露出了惊觉的神情。“前辈,对不起,小璃”易寒低头,面带愧疚之色,向白闪道出了归族途中,神凰再现,以及自己追入御虚秘境的整个经过。一连番的逃亡,令易寒在见到白闪的时候,竟忘了说出小璃不见下落的消息,不由得有些赧然。白闪在听到小璃被神凰带走时,顿时露出了焦灼不安的神色,待听易寒讲述完后,白闪坐在地上,半晌无话。“易寒,你确定神凰又回到了御虚秘境内”神凰势威,他们也不敢与之对抗,更不用说易寒。所以,白闪也无心去责问易寒,当下最重要的,是小璃究竟被带去了哪里。“前辈请看,”易寒打开乾坤袋,拿出一枚银环递给了白闪。在更换衣服时,易寒害怕丢掉,便将其放入了袋中,“这是小璃的银环,是我在秘境入口发现的,十有八九,小璃被带了进来”白闪拿着银环,皱着眉头陷入了沉默,易寒同样噤声不语。就在这时,一阵嗒嗒之声突然传来,九黎族人慌忙起身,露出戒备,白闪和易寒也循声观望而去。遥遥看去,一面黑旗飘摇,在旗帜下方,只见一只只颔下髯须扬动,项上细鳞耀眼的青黑异兽,迈着蹄踏缓缓走来。随着走近,骑上之人的面容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是乌默。”白闪看清来人,唤易寒与族人一齐迎上前去。“哈哈哈,白老头儿,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我们寻得了一处古迹,那里有着数不清的琳琅法器,见闻古籍,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一壶不知放置了多少载的酒酿,不虚此行啊”乌默风尘仆仆,刚至近前,便开口说道。“只是一路走来,误闯误撞,毫无方向可寻,在这里碰到你们可真是不易”久别又逢,也是令他兴奋不已。“你们负伤了嗯易寒你不是已经离开了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乌默刚刚翻身跃下坐骑,便发现了一丝异样,与此同时,目光扫过白闪身后,发现了站立在旁的易寒。“小璃被神凰抓去了,不知死生。”白闪神情严肃,望着乌默缓缓开口。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