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六章道法杀场本觉碎珠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六章道法杀场本觉碎珠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5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和风拂过,掠起天地肃杀。?女?sheng?小说?网 w?就在琅玕开口的同时,白闪及所率部众,与众僧人一样,也都祭出了兵器。幽篁谷呈围势,意在剿困。灵真看到从林中突然出现的幽篁弟子,却无太多惊慌,目中一闪,便直奔噬灵阵而去。身后几个僧人欲跟随前去,但只是寥寥几步,便被瞬间闪过的十几道青衫身影截住。“灵真师傅要去哪里”灵真只身一人,可他也未行出多远,去路便被倏然上前的赦生所拦住,紧接而来的,还有一道布满锋锐的如虹剑气。灵真见状,当即将左臂屈于胸前,掌心朝外。随后便见到,在光芒涌动中,一个卍字印由小变大,自其掌心旋转浮出,形成了一道屏障,隔在了身前。此印金光熠熠,逸散着阵阵佛性气息,这一切都在倏忽间完成。恰在此时,赦生打出的剑气也已降临,直接挥在了卍字印之上。并无想象中的巨大响动,只见两者碰撞,卍字印上似水波般一阵激荡,而剑气已消失无踪。“无畏印果然厉害”赦生看到剑气被消磨而散,心知有所不敌,但仍欺身上前。在他手腕翻转间,紧握的长剑顿起青芒,赦生眯起双目,旋即松开剑柄,长剑仿若有灵,直奔灵真而去。灵真不惧,掐指再成手印,随着一道梵音响起,身影一动,迎上了前去同一时间,九黎部众也与幽篁谷弟子陷入了乱战。可怎奈敌众,加上路途的奔波,在一片片术法交错所形成的霞蔚之中,九黎族开始渐渐抵抗不住。白闪则奋力挽救颓势,目中时有寒光闪动,身影穿行,所过之处,一个个幽篁弟子顷刻倒下易寒与本觉也在乱战之中,可他二人式微,无法与幽篁谷众多弟子正面硬扛,只能到处躲闪。也有人向他们挥刀斩刃,只因二人长相尚且青稚,在敌人大意之下,反倒被他们撂倒。易寒只会一点儿与九牙打斗悟来的武术技巧,进入御虚秘境后,包括当下遇到的一些神通术法,躲避之余还是不免令他有些咋舌。好在本觉会施展些佛门法术,尽管二人都受到了些轻微的伤势,可在相互配合扶持之下,乱撞中,竟从混乱的人群里意外冲出。心悸之下,二人向远处的空地避去琅玕在远处,冷眼看着一切,但当他注意到白闪时,却不禁蹙眉,眯起了双眼。不过随后,琅玕的目中便噙满了冷笑之意,皱着的眉头也舒展而开。只见白闪在身影攒动中,衣袂翻飞。但他未曾留意到,乱战的人群中,不知何时多了十余道带着面具的黑影。“白闪,小心”突然,乌默看到了瞬间出现的黑影,恍惚间猛地想起了自己当初被偷袭的情景,赶快出言提醒。可在乌默说话的同时,那数道黑影便已倏然一晃,遁入了大地之中。白闪猛然低头,开始有所察觉,只是再一迈动脚步时,却发现足下如同被禁锢了一般,竟无法再挪动分毫。待他还要反抗,颈上,眉心前忽然间已经多出了数把尖刃,其上衍出的道道光束,尚还带着杀戮后的余温。白闪已被彻底扼住。九黎部众大数皆是如此,在脚下遭遇束缚的同时成为了俘虏。还有少数,虽仍然手持兵刃,拼死抵抗,但白闪及大多数人被缚,众寡之下,他们也是在片刻间便被夺刃,或伤或亡。灵真看到此幕,双目一缩。此刻他周身尽是佛辉宝气,背后映着道道灵光,与之对抗的赦生则在灵真的佛威之下,节节败退。可在此时,已腾出手的十数道黑影却悄然而至,好在灵真已有留意,小心之余,孤身与之展开了缠斗。其余僧人之前也都在战斗中相持不下,但随着对方人数逐渐增多,此刻也成了强弩之末。琅玕冷眼注视,但在扫向被缚的白闪时,神色突然一怔。只见在其后方,两道瘦小的身影正在向远处跑去,他们,正是逃出乱战的易寒和本觉,二人在一旁看到己方落败,便打算钻入一侧的林中避逃。“师傅,并非本觉胆怯,你常教导我要破除一切执着尘劳,丢掉身外物欲,找回自己。可如今,徒儿只有先保住性命才可完成您的嘱托”“师傅您看,还有这位易寒施主非要拖着我走,徒儿也没办法啊。”本觉口中不断念叨,面露哭相的同时还布着一丝愧疚之色,喃喃中,步伐竟比易寒还快了许多。易寒满脸吃惊地看向本觉,从初遇时的举止文雅,到现在的碎碎念,本觉仿佛换了个人一般,无奈与担忧中,自己也加快了脚步。只是二人还没行出多远,就早早被琅玕发现了。“是他看来我幽篁谷的那名弟子真的失手了”琅玕眯起双眼,注意到了此刻身穿幽篁谷道衣的易寒。旋即,琅玕目中寒芒一动,两道幽光自其手中暴射而出。易寒正忐忑而行,突然间,一股莫名的气机让他浑身汗毛骤然立起,回头观望,却见两柄像是锁定了他们的短刃,正带着飕飗之音,朝他二人射来。本觉更加敏锐,在易寒察觉之前就已发现,但他却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乒乒可随着两道清脆之音响起,易寒与本觉只觉眼前一晃,短刃便已消失,只有一把禅杖,抛落在了大地之上。是灵真,在琅玕出手的一刻,他也有所动作,只是如今少了禅杖,面对众多的纠缠,他开始显得有些吃力起来。琅玕见被拦下,冷哼一声,却不理睬灵真,带着人向易寒和本觉奔去。易寒二人在后怕中缓过神来,还想再逃,但随着道道破风声响起,琅玕已带着人在约有四五丈的距离处将他们围住。“真是没有想到,你一个凡俗竟有能耐杀了我幽篁谷弟子。”琅玕玩味地看着易寒,但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冷意。再见琅玕,易寒心中紧张,同时也充斥着一股愤懑,毕竟当初是他派人对自己展开追杀,而自己也因此险些丧命。听着琅玕的话,易寒突然神色一滞,像是想到了什么,目中闪过一丝狡黠。“琅少主,你谷中弟子非我所杀,而是被子母阙的封子和黎母所害,这是我亲眼所见”易寒言语不断,同时在脑海臆想,将自己的干系推脱得一干二净。“哦”琅玕眉毛一挑,朝着噬灵阵的方向瞥了一眼,“既然你见到了,那尸骨又被他二人置于了何处”琅玕遣人去寻找过,并未发现尸体的踪迹,此刻想起,故意问道。“呃尸骨”易寒一时语塞。“兴许被他们烧成灰烬,毁尸灭迹了吧。”突然,本觉冷不丁地开口,正视着琅玕,露出了满脸真诚。“对对对,是被他们纵火焚尸了”易寒赶忙附和,暗道本觉机智。众人都在阵中观望,虽与琅玕距离稍远了些,可施起神通,还是能够听得清晰。封子和黎母也在其内,满面颓色,正抵御着自身血气的流逝,但隐约间却听到了讨论他们的话语声,侧耳细听之下,面色慢慢变得铁青起来。不过二人并未打算解释,白闪已败,灵真也陷入困境,他们已经没了逃脱的希望。如今,还不如省下解释的气力,去与血牢对抗。易寒与本觉不敢妄动,同时谨慎地注意着琅玕,只是片刻过去,对方似在思量着什么,却无任何举动。突然,易寒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抹惊喜之色在脸上一闪而逝。“本觉,你可有方法击碎一颗珠子”易寒往本觉身边挨了挨,轻声询问。“珠子”本觉一头雾水,不知易寒在说什么。“就是一颗”易寒再次开口轻声描述,只是看到的,依旧是本觉懵懂的表情,易寒不愿耽搁时间,咬了咬牙道,“不管了,赌一把,待我将它抛出,你尽力击碎便是”可在此时,琅玕也动了起来,只见他挥了挥手后,便向噬灵阵走去。就在琅玕转身的刹那,围着他们的几个幽篁谷弟子,开始一齐向易寒二人近前靠来。“本觉”易寒大吼,提醒本觉动手,同时揪下腰间乾坤带,拿出死灵珠,将其抛向了上空。本觉隐约察觉到了易寒的意图,紧盯着已至半空的死灵珠,迅速摘下了挂在项间的佛珠,随后松手,串联的佛珠竟凭空悬浮了起来。珠随指动,随着本觉伸手操纵,褐色的珠子上开始出现了灿金之色,并开始旋转起来,光芒愈盛,最终佛线竟一崩而断,百余颗佛珠四散而开。本觉见状,手指划圈,猛然朝着一处点去,只见一颗颗佛珠倏然成列,皆朝着死灵珠而去。叮叮叮叮只听得在佛珠与死灵珠的碰击之下,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音。随着每一次撞击,佛珠也一颗颗化为木屑自空中散落,而在死灵珠表面,那行令易寒似曾见过的小字却再度出现,并伴随着一次次不规律的闪烁。白闪看到这一幕,露出恍然,噬灵阵中的几个人在注意到后,眼中也开始慢慢出现异样的神采。一切都在眨眼间完成,易寒期待着死灵珠碎裂,紧紧盯着上空,可随着佛珠愈加减少,珠表却无任何破碎的征兆出现。“怎么办怎么办”易寒焦急的同时,他们的举动,却先是让准备抓他二人的幽篁谷弟子愣了片刻,以至于琅玕,也在察觉中回头。“想要起什么幺蛾子给我抓起来”琅玕冷眼看着,冷哼一声,不管二人使出什么伎俩,在他这里,都充满了不屑。“佛宗,降魔印”琅玕刚刚话落,本觉再动起来,他没料到,佛珠已尽半数竟然仍无法令死灵珠破碎,不甘之下,再施法术。只见他拇指与中指相抵,执着手印向还剩下的几十颗佛珠推去。随后便见一道放大了无数倍的金色手印,也如本觉动作一辙,向半空而去。砰砰砰在这一推之下,佛珠撞击得更为迅猛起来,死灵珠表面,那行小字也似乎逐渐黯淡了下来,忽然间,几道微不可见的裂纹开始出现本觉留意到,随着幽篁谷弟子的靠近,他们已无再多时间,旋即咬牙,嘴角更有鲜血溢出,抬手再次推出。只见仅有的十余颗佛珠,竟飞出了极速,一齐撞上了死灵珠。砰最后的一声,像是闷响。死灵珠表面,小字似是已被击得溃散,不再显现,一道以肉眼可见速度开裂的纹路,骤然蔓延。一缕缕黑气,自裂纹冒出,随风荡到了虚空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