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八章虚影灭度威无匹敌小说

第一卷餮风无情萦战骨第十八章虚影灭度威无匹敌

来源:诗词曲文学 时间:2020-12-11 10:57:16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破岚 精彩章节

天地昏暗不定。 w?阵破之势,除了乍然迸发的爆裂威力,同时也令得周围的土地崩析,沙尘漫天。易寒手捂胸口,单臂拄地,将身子吃力地撑起,看向之前血牢所在,不由骇然。只见一道道形如蛛网的巨大沟壑,在地面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体传来阵阵刺痛,易寒低头看去,只见衣衫之上有着一片片破损之处,同时也将被冲击灼伤的血肉袒露了出来。易寒忍痛起身。在被困的人破阵时,他已向远处奔跑,所以受到波及的伤势并无多重。此刻调转目光向远处投去,待看到本觉与灵真也在自己不远处后,掸去身上尘土,向他二人走去。突然,易寒目光一滞,在他的眼帘中,出现了一道道熟悉的白影。“是那群骨骸”易寒瞳孔一缩,可看着他们的举动,又感到一丝疑惑。自将白骨引来后,他们便自顾奔走,与自己之前见到的打杀模样大相庭径。此刻仔细瞧去,他们仍旧在这场地之中奔走,只是行走的身姿与动作,倒像是在追寻什么。“死灵气已经散去,他们还能找得到吗”易寒喃喃,认为白骨仍在追寻那颗死灵珠内散去的死灵气。此时的远处,已然聚集了多人,渐渐向琅玕逼近。易寒也快走了几步,与本觉一起,加入了进去琅玕狞笑着,目光从距自己约有十丈的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又看了眼左右,以赦生为首,在破阵中尚还幸存的数十弟子立在身后。可待他目光收回的一刻,却瞥到了聚在一侧,奔走的众多白骨,琅玕倏然露出大恨神色,若非它们,又怎会增生之后一系列的变故。心虽有懑,可自己终究不知,这群骨骸在这御虚秘境内是何种来历,加上普通攻势也奈何不得他们,只得压下怨忿,将目光迎向真正会给他带来威胁,从血牢中脱困的众人。对于如今的结果,琅玕没有丝毫预料,但现在他知道,自己将要承受的,是面前众人怎样的一种愤怒。“想要我的命,你们没有那种本事。”琅玕率先开口,语气平淡,可目中却突兀地出现了一丝疯狂。眼下如此局势,听着琅玕口中依旧不逊,原本被他拘杀的人们顿时赤起了眼瞳。“找死”有人气极,挥出一件件法器,同时身形一动,朝着琅玕杀去。“尔敢”随着对面有人出手,琅玕身后的幽篁谷弟子也因势而动,相继迎上前去。“哈哈哈”看到双方厮杀,琅玕发出了大笑之声,眼中再起喋血光芒。只见琅玕一步踏出,翻手间,埋落土砾间的血石倏然浮起,若被召唤一般,再次飞至琅玕手中。就在血石被琅玕握住的刹那,天地间仿佛陷入了凝固,在场争斗亦或旁观的人全都感觉到胸口一闷,呼吸像是被抑制了一般,难以喘息。琅玕的气息也变得与以往不同起来,头发无风自动,配着半块假面的面容,似又多了几分狂意。紧跟着,琅玕握着血石的手臂弯至胸前,松开了手掌后,留下了兀自飘浮的血石。“灭度”只听得琅玕吐罢二字,静静悬在琅玕胸前的血石,突然间飞速地旋转了起来,泛起一团宛如萤火般红光的同时,散出了无数道纤细血线,一顿之下,朝着琅玕猛然游去。“啊”随着血线与身体的接触,琅玕突然发出了嘶吼之声,如同在发泄着难言的痛楚。众人皆注意到了琅玕的举动,纷纷停下了打斗,向琅玕看去。此刻的琅玕,面庞泛着潮红,手臂之上,一条条青筋暴起,宛如蝗蚓。在他嘶吼的同时,双臂也高高地举起,手呈握势,吃力地向下拉去。与此同时,在琅玕的头顶上方,一个模糊的黑点虚影,陡然浮现恰在此时,一直在远处奔走的众多白骨,步伐戛然而止,齐齐扭头,将空洞的眼眶投在了虚影之上,又似迷茫的神色再次出现,同时,身上还有一股杀伐的气势,悄然攀升而起随着琅玕手臂缓缓下降,虚影也起了变化,像是被琅玕从某处拖拽而来,在片刻之后又成为了一根几丈高的长条物状,似枪矛的柄身,泛着乌墨之色。压抑的沉闷并未散去,反而更加强烈。众人呆呆地望着,半空出现的虚影令他们感受到了威胁,各自目中的神色都越显凝重起来。有人再也无法按捺,选择出手,可紧接着便又被一个个幽篁谷弟子阻在了身前渐渐的,虚影在缓慢地显露中停了下来,留在天空的,只有一根墨色长棍。随着虚影的定下,原本的浮晃画面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可紧接着,清晰了的长棍虚影却再次让人们噫吁起来。虚影之像,好似一把神兵长棍之上,几条令人心惊的裂纹蔓延,并散发着一阵阵腐朽的气息,更为强烈的是,这虚影之上,还有着一股股杀戮的神威扩散,使得在场之人胆寒琅玕眼中充斥着血丝,原本下拉的双手擎在面前一动不动,他感受的到,自己的双手已经无法再降下分毫,以至于整个虚影之像,他并未完全召出心知被自身修为所限,可琅玕依旧露出不甘,压下心底躁意,调动灵力,颤动着双手想要再次降下,可随着身体一震,一口腥甜便涌到了口中,琅玕面色一变,手捂胸口跪在了地上。看到琅玕露出弱态,乌默目中寒光涌动,与白闪和赤火相视点头,一齐呼喝着族人向琅玕冲去,正在观望的人们见状,在怒吼中也加入了进去。一时间,人影攒动。可令人惊异的是,不知何时,在他们的眼帘里,出现了一具具骨骸,竟抬着眼眶向那道虚影奔去人群卷着术威,令幽篁谷弟子再难阻挡,只能在道道哀嚎声中败退。听着阵阵怒吼与惨叫,琅玕在怅然之中猝然抬头起身,看着向自己杀来的人们,琅玕露出了布满血迹的唇齿,咧嘴一笑。“虽只唤出四成虚影,不过对付你们,足够了”话音刚落,琅玕便探出单掌,往前横向一划,与此同时,随身而动的血石开始剧烈地颤动,散出的血线也更加浓郁起来。只见半空之上,长棍倾斜,竟与琅玕手势一辙,朝着已近身前的乌默等人横扫而去。一道镰形波影蔓延,闪烁着幽暗的乌光,向前方席卷而来。“小心”众人都在飞快地靠近,可琅玕眨眼间的举动却令他们猝不及防,尤其是在感受到那抹乌光之上,一股紊乱的毁灭气息之后,心里顿时一悸。瞬间来临的危险,像是将众人锁定,令他们难以躲避。人们能够做的,也只有硬生生地去迎上这一击。瞬息后。一声声惨叫迭起,还有片片血花飞溅。尽管人们在乌光拂过之时,用法宝傍身撑起了一道道抵御光幕,可随后还是在冲击之下,身影翻卷倒回,摔落到了地面。除了众多的修士外,还有与他们一起上前的骨骸,伴着咔咔的响声,同样被一挥而落。白闪喘着粗气将身体支起,瘫坐在了原地。感受到自己无碍之后,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白玉手镯,手镯通体晶莹,带着温润质感,只是在其上,却是布满了一条条细微的裂痕。白闪摩挲着,叹了口气,这是他平时颇为喜爱的玉器,曾为他化去不少危机,如今,却受损成为了俗物。白闪心有惋惜,但随后又感到几分幸运,刚刚的一幕令他一阵后怕。若手镯不是在千钧时刻被祭出,怕是现在的自己也会如手镯一般想到此,白闪环视着四周,只见成片的人都倒在了地面,痛苦呻吟着。还有一滩滩血迹处,则是有人直接在与乌光相遇中,化为了肉泥。那些稍有恢复的人,正满目骇然地望着半空的虚影,虚影已经黯淡,可在其上,依旧缭绕着令他们忌惮的气息。在虚影下方,琅玕单膝而跪,双臂拄在地面,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显然,操纵虚影也耗费了他大半的精力。最开始想要杀掉琅玕的人们,此刻都因负伤而露出颓势。琅玕缓缓抬头,盯着面前的众人,对身后的幽篁弟子开口道。“全都杀了”得到命令,幽篁谷弟子面露狠色,逐渐走近,赦生更是散发着凶煞之意,行在最前。可未走多远,赦生的脚步却猛地顿住,并抬手扼住了两侧的幽篁弟子。只见在他们眼前匍倒的人影之中,除了有一些挣扎退后想要逃遁的人外,开始三三两两地立起了一道道白影。“这群白骨还能”赦生有些语无伦次,白骨初临之时,他曾在其冲撞之下吃了暗亏,同时也知晓这白骨的奇异,只是没料到,在琅玕如此法威之下,他们仍旧能够无恙。当下,白骨再次结群,向着他们狂奔而来。白骨也并非无恙,它们中的多数,已然被虚影之力斩断了腿骨,或手骨,还有甚者,竟被截去了头颅。可不知他们凭何而行,前进途中,还有手骨尚存者,各自拎着自己的身体部件冲上了前幽篁谷弟子注意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汗毛竖起,脚步竟不由地向后退去。易寒注意到此幕,心中略感庆幸,他在远处,所以未被虚影之力波及,一开始他还对九黎族担忧,如今白骨乍起,也让他稍稍安心。随着几声惨叫,幽篁弟子撤退不及,被白骨用手中之物挥甩间洞穿了身躯。可骨骸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他们,在只伤了几人之后,径直奔向了虚影。“又是你们”琅玕始料未及,脸色有些阴沉,不过随后却是骤然起身,手划道指,点在了面前的血石之上。“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彻底的给我死吧血祭”随着琅玕话落,不远处的幽篁弟子竟都不自主地颤抖起来,脸上露出痛苦的同时,一缕缕血线从他们的体表钻出,以极快的速度,越过正在奔走的白骨,向着血石汇聚而来。看着逼近的骨骸,琅玕的双手再次擎起,这一次,半空中虚浮的长棍之像,再次变得清晰,除此之外,长棍的一头,又有虚影呈现而出,并且,还隐隐露出了半道弯曲的尖刃尖刃不显锃锃,依旧被腐朽所掩盖,但杀戮的气息,却是比之前成倍的翻涨起来。琅玕面色恐怖,目眦欲裂,再次召出的虚影已超出他的极限,体内传来的撕裂疼痛让他难耐,忽而赤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清明神色,念动间,他赶快将幽篁谷弟子与血石间的联系切了开。幽篁弟子一个个面色灰白,犹如虚脱般倒在地面,更有几人已气若游丝,目光露出呆滞。赦生也在其中,虽无性命大碍,却伤到了根本,此刻盘膝而作,闭目吐纳起来,只是在合眼前,一道憎恨的目光却在眼底一闪而没。琅玕身手迅敏,盯着转眼来到的白骨,狠狠地将手向下一挥。“死吧”放眼而去,虚影之威,自半空向下席卷而来
破岚状态:完结作者:粒子世界全文阅读

亘古传说,有厄藏于此间。故此人鬼之术,不可以曲径;佛妖之法,难寻真途;仙魔之道,无以为至冥极。雾霭起伏跌宕掩山山是雪,路路皆白。。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