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资政侍郎湖亭杂咏绝句十首·莲塘

梅尧臣 梅尧臣〔宋代〕

不畏塘雨急,钿叶自相遮。
纹禽忽飞去,冲落波上霞。
梅尧臣

梅尧臣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汉族,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宣城古称宛陵,世称宛陵先生。初试不第,以荫补河南主簿。50岁后,于皇祐三年(1051)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所注为孙子十家著(或十一家著)之一。有《宛陵先生集》60卷,有《四部丛刊》影明刊本等。词存二首。 

猜您喜欢
拼音

梦中得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

王世贞王世贞 〔明代〕

化人宫中百事无,道书一卷酒一壶;
枝头黄乌听作曲,西山白云看作图。
朝爱朝暾上东岫,夕映夕阳映东牖;
任他故人不通谒,任他朝事不挂口。
偶然案头余酒杯,偶然蹑履山僧来;
自斟自醉当自去,礼岂设为我辈哉!
昨夜懵腾意超忽,寐时得语醒时述:
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
纵能拂衣归故山,农耕社稷亦不闲;
何如且会此中趣,别有生涯天地间。

答庞参军并序

陶潜陶潜 〔魏晋〕

相知何必旧,倾盖定前言。有客赏我趣,每每顾林园。

谈谐无俗调,所说圣人篇。或有数斗酒,闲饮自欢然。

我实幽居士,无复东西缘。物新人唯旧,弱毫多所宣。

情通万里外,形迹滞江山。君其爱体素,来会在何年?

放歌行

陈师道陈师道 〔宋代〕

当年不嫁惜娉婷,拔白施朱作後生。
说与旁人须早计,随宜梳洗莫倾城。

和李致远秀才

仇远仇远 〔元代〕

平生志气隘九州,直欲濯足万里流。
讵期功名坐蹭蹬,不意岁月成缪悠。
防闲拟铸铁门限,牵挽忽作金濑游。
栖巢未稳乌鹊月,归梦已熟鲈鱼秋。
连宵风雨正僵卧,何时临壑容奇搜。
可人喜接一日雅,此地判作三年留。
说诗解字屡握手,感时怀古频搔头。
吴郡才子止丘沈,梁园旧赋余枚邹。
天上仙应无懵者,眼中客复有此不。
家声久识南北阮,笔力眇视大小欧。
我方得友颇庆快,子亦固穷忘怨尤。
蹄涔乃使鲸鲵伏,拳石难与嵩岱侔。
纷纷嗜好异齐瑟,磊磊肝胆呈吴钩。
有才未遇政何损,知尔不荐终当羞。
往事欲谈遽易了,浊酒既倾焉得愁。
平乘楼上王夷甫,下泽车中马少游。
须笑即今仕宦人,嚅唲言貌如伶优。
若为田园足以活,与尔水火无相求。
一瓢陋巷誓不出,孤云野鹤心自由。
斯文将兴天未丧,游子累累徒隐忧。

豫章遇时睿夫行人时奉使兹地

梁有誉梁有誉 〔明代〕

岐路苍茫惊把袂,问余何事楚天来。倦游客似相如病,奉使人疑博望才。

海内风烟虚倚剑,江中秋色独登台。沧洲后夜瞻银汉,缥缈仙槎北斗回。

自笑

徐似道徐似道 〔宋代〕

黄昏茅店带星入,清晓竹舆蒙露行。
客路三千年五十,对人犹说是归耕。

行宫

文天祥文天祥 〔宋代〕

十里宫墙一聚尘,天津晚过客愁新。
花啼杜宇归来血,树挂苍龙脱去鳞。
神德傥存终有晋,秣陵未改已无秦。
秋风禾黍空南北,见说铜驼会笑人。

改秩注县西归过上饶见太守同年莫郎中

曾丰曾丰 〔宋代〕

集英殿前始相识,公已策名上通籍。
银章朱绂烂映身,铄我青前黯无色。
上饶城里重相望,公已厌直辞周行。
皂盖朱幡炯当眼,铄我墨绶昏无光。
浪说同年兄若弟,升沉不翅云泥异。
分疏胡越敢寻盟,义重丘山肯忘势。
一麾初守虎头州,差池不及从之游。
仅收刘公一尺纸,堪比汉家千户侯。
鸦青今袭陈腐语,持以扫门应勿阻。
远园要觅进德方,近效仍求为县谱。

渔家傲

梵琦梵琦 〔元代〕

听说西方无量乐。娑婆已悔从前错。佛号自呼还自讷。

思量着。惟心净土谁云隔。

一贯由来双五百。婴儿谩把空拳吓。拟议不来遭一掴。

诸禅客。凡情圣解曾销铄。

拼音

曲突徒薪

班固班固 〔两汉〕

  初,霍氏奢侈,茂陵徐生曰:“霍氏必亡。夫奢则不逊,不逊必侮上;侮上者,逆道也。在人之右,众必害之。霍氏秉权日久,害之者多矣。天下害之,而又行以逆道,不亡何待!”乃上疏,言:“霍氏泰盛;陛下即爱厚之,宜以时抑制,无使至亡。”书三上,辄报闻。

  其后,霍氏诛灭,而告霍氏者皆封。人为徐生上书曰:“臣闻客有过主人者,见其灶直突,傍有积薪。客谓主人:‘更为曲突,远徙其薪;不者,且有火患。’主人嘿然不应。俄而家果失火,邻里共救之,幸而得息。于是杀牛置酒,谢其邻人。灼烂者在于上行,余各以功次座,而不录言曲突者。人谓主人曰:‘乡使听客之言,不费牛酒,终亡火患。今论功而请宾,曲突徙薪无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耶?’主人乃寤而请之。今茂陵徐福数上书言霍氏且有变,宜防绝之。乡使福说得行,则国亡裂土出爵之费,臣亡逆乱诛灭之败。往事既已,而福独不蒙其功。唯陛下察之——贵徙薪曲突之策,使居焦发灼烂之右。”上乃赐福帛十匹,后以为郎。

© 2023 诗词曲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