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定风波·昨夜山公倒载归赏析

辛弃疾 辛弃疾〔宋代〕

昨夜山公倒载归。儿童应笑醉如泥。试与扶头浑未醒。休问。梦魂犹在葛家溪。
千古醉乡来往路。知处。温柔东畔白云西。起向绿窗高处看。题遍。刘伶元自有贤妻。

译文

赏析

题记很清楚,妻子曾经劝他不要喝醉了,醉了伤身体。但是他还是在葛家溪喝得酩酊大醉。醉得被人拖了回来。人是醉了,心还是醒的,所以待酒醒来,起床后,看见窗纸上,到处是他写的感激妻子的话。这就暗示了:他的醉,有不得不醉的道理。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种,这阕词的题记还有多种。

此词邓广铭先生编于公元1186年(淳熙十三年),是时稼轩47岁,因王蔺弹劾,从右文殿修撰、两浙西路提点刑狱公事落职隐居于上饶,已是第五个年头了。夫人从他的身体出发,然而他又不能够不醉。他的身体本就不是他的,如果于国无用,他无从爱惜。然而妻子毕竟是值得感激的,这就是他的题记。书于壁,是说明自己不得已,又不得不已。家事、国事,这是难以处理的矛盾。书于壁恐怕也会是白白的“书”了的。

词写得酒气拂拂,醉乡何处有温柔,蕴含满腔的无奈。

首两句叙事有趣。他醉得像一滩泥,被人放在车上倒着拖了回来。也许用的是乡间的板车,而拖他的就是热心的乡亲。所以他们的孩子也跟着在车子四周拍起手来笑。——一幅非常有趣的醉汉童戏图。

到家了,扶他下车子。把他头扶了起来,一放手就又歪了下去;任人怎么搬弄,他就是不醒。这一醉,也实在是不浅。但尽管他写的是如此的明白晓畅,读者仍然感到他的话中有弦外之音。这里至少有这么两层意思:

一、“浑未醒”,是笑自己一向于世事糊涂。这三字,当一字一泪。不可草草读过;

二、如此颓唐,醉而尚懂得书窗,是知其不可醉而醉,他那拂逆贤妻之心的忍心又是多么的苦。

读到这里读者不得不要发问:为什么呢?稼轩似乎知道读者的心情,如是他说:“休问”,醉态可掬;然而这醉中的清醒,也正因为饱含辛酸,正是一言难尽。他不仅不正面的回答问题,反而加深一句:“梦魂犹在葛家溪”。言外之意是说:我为什么不醉?就算你把我的人拖回来了,这只不过是我的躯壳;我的知觉却仍然清醒地留在葛家溪哩。

人回了,而精神却留在别处。这至少又有两层意思:

一、写出了他和葛家溪乡民们的感情:朝廷不要他了,而人民却喜欢他。朝廷不爱国了,而人民是爱国的,所以他和人民的精神一致,所以这心是拖不开的。

二、葛家溪乃昔铸剑名师欧冶子铸剑之处。这正如陆游的“铁马金戈入梦来”一样,如果事实不能,他也要在梦中在欧冶子那里为国家铸剑。回来无所是事,那么不如在梦里铸剑的为好。至少有一半在梦中是可以施展才能的。

他就是要通过这样的画面让人去想:他为什么要醉得这么深:通过这样的话,让人去思索,为什么他的人可以拉了回来,而心却拉不走!

下阕“欲觅醉乡今古路”正是承上句而来,过渡得似断实连,有如回答。妙在他把“醉乡”称之为“今古路”,在他看来,古今所有的失意人,都会走向醉乡。欲觅,就清楚地点明了上阕之所以烂醉如泥,也不过是走古人的老路而已。他如今也已找到了,就是温柔乡的东畔,白云的西边——那傍山而隐居的家嘛。不知他是否彻底的醒了,仍然回到了现实。而主战派到了这种地步,一个被战乱分割的国家,其前途也就可想而知了。

口里说“知处”,似乎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可以真个地“吾老是乡矣”。其实他心里放不下的还是国,他愈说得淡,愈显得无所谓,恰恰是显得愈放不下它。否则,何需要说。“醉乡有梦宜频到”,正是因为国效力之路断了之故。“今古路”,不是说历史是面镜子,为什么还要一代代的走下去?为什么这条路是这么的难以走到尽头啊!

最妙的是后面这一段:“起向绿窗高处看:题遍;刘伶元自有贤妻。”睡了一夜之后,酒也醒了,起得床来,看到房间里到处“题遍”了字,不知是些什么名堂,似乎这以前是没有的——昨夜的失态,早已忘记了。

这醉墨涂鸦画的是些什么呢?这阕词的题记有说是“窗间有题字令戒饮者”,有的说“家人有痛饮之戒”。但词既说是“起向绿窗高处看”,“绿窗”一般指的是闺房。因此这“窗间有题字令戒饮者”,一定不会是外人,跑到他妻子的闺房乱画。那这个“家人”当是妻子。但,当自己的丈夫醉得不省人事时,妻子不尽心侍候,反到窗上题遍一些戒饮的字,若不是夫妻决裂,也是失态,所以这样说不近人情。此篇又题为“家人有痛饮之戒,故题于壁”,则似乎题的是这阕词。则已喝醉了,何“元自”之有?这些题记大约都是后人加上去的,所以如此的不一致。按稼轩的词意,当是他酒醉后起来一看:呵呀!原来这到处题遍的竟是自己醉中的牢骚话。一定是他的妻子为他作了些修饰掩盖,所以他看了才这一阵激动,“刘伶元自有贤妻!”自己虽无酒德,却有一个好妻子为之掩饰。这样解,则他的妻子就丰富了。是以不如去其题记,而迳以词解为好。

这一阕词,写尽了山村之乐,朋友之情,夫妻之爱,以及那么多的天真的孩子们。表露写得极其快乐自然,然而骨子里所衬起的却是伤痛。这并不是什么醉于酒,只是将自己的心用苦水泡了起来罢了。

诗有浅而深,艳而悲者。稼轩这阕词,就达到了这种境界。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您喜欢

邢邵邢邵 〔南北朝〕

安得金仙术。两臆生羽翼。

摸鱼儿·七夕社集,和邵次公

夏孙桐夏孙桐 〔清代〕

对清光、画屏银烛,新鸿唤客来早。朋簪亦有天涯感,今夕坠欢重表。秋意悄。诧阅世针楼,斗尽人间巧。风宵露晓。更莫问支机,休论誓钿,只劝玉尊好。神仙事,难免一般啼笑。误他儿女多少。银河天上无深浅,脉脉此心常抱。差胜了。看东海尘扬,几度红桑老。吟情缥缈。任瓜果庭空,莼鲈梦远,招隐怨芳草。

七夕诗

邢邵邢邵 〔南北朝〕

盈盈河水侧,朝朝长叹息。不吝渐衰苦,波流讵可测。秋期忽云至,停梭理容色。束衿未解带,回銮已沾轼。不见眼中人,谁堪机上织。愿逐青鸟去,暂因希羽翼。

冬日伤志篇

邢邵邢邵 〔南北朝〕

昔时惰游士,任性少矜裁。朝驱玛瑙勒,夕衔熊耳杯。折花步淇水,抚瑟望丛台。繁华夙昔改,衰病一时来。重以三冬月,愁云聚复开。天高日色浅,林劲鸟声哀。终风激檐宇,馀雪满条枚。遨游昔宛洛,踟蹰今草莱。时事方去矣,抚己独伤怀。

长城

高宪高宪 〔金朝〕

秦人一铩连鸡翼,六国萧条九州一。祖龙跋扈侈心开,牛豕生民付砧礩。诗书简册一炬空,欲与三五争相雄。阿房未了蜀山上,石梁拟驾沧溟东。生人膏血俱枯竭,更筑长城限裘褐。卧龙隐隐半天下,首出天山尾辽碣。岂知亡秦非外兵,宫中指鹿皆庸奴。骊原宿草犹未变,咸阳三月为丘墟。黄沙白草弥秋塞,惟有坡陁故基在。短衣匹马独归时,千古兴亡成一慨。

送李天英下第

赵秉文赵秉文 〔金朝〕

天鸡拂沧溟,万里起古色。南风摇苦雨,归兴生羽翼。三年客京华,一第为亲屈。文字天地仇,风云囚霹雳。鸾皇望霄汉,骐骥绊荆棘。蹭蹬升天行,白云系胸臆。遥怜弟妹长,摩顶今过膝。人生在家乐,绝胜长为客。老夫怀抱恶,数日卧向壁。胸中略云梦,眼底无敌国。云归北海后,鸟没青山夕。目断东北尘,茫茫如有失。

元夕无灯

高宪高宪 〔金朝〕

九陌无灯夜悄然,小红时见点春烟。多情惟有梅梢月,拍酒楼头照管弦。

题新山寺壁

高宪高宪 〔金朝〕

列壑攒峰发兴新,落花飞絮舞馀春。虚堂坐视三千界,冠者相从五六人。涧草软宜承屐齿,溪泉清可濯缨尘。静听山鸟松风里,始悟人间乐未真。

焚香六言四首 其二

高宪高宪 〔金朝〕

满地落花春晓,一帘微雨轻阴。正要金蕉引睡,不妨玉陇知音。

至东胶

戴良戴良 〔元代〕

海上惊闻报晓鸡,人家只在水云西。小舟横浦潮初落,茅屋压檐鸦乱啼。县市仅誇南货聚,州城独许北军栖。平生自是多离恨,一到中原便惨悽。
© 2023 诗词曲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