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运

王鹏运

王鹏运(1849—1904)晚清官员、词人。字佑遐,一字幼霞,中年自号半塘老人,又号鹜翁,晚年号半塘僧鹜。广西临桂(今桂林)人,原籍浙江山阴。同治九年举人,光绪间官至礼科给事中,在谏垣十年,上疏数十,皆关政要。二十八年离京,至扬州主学堂,卒于苏州。工词,与况周颐、朱孝臧、郑文焯合称“清末四大家”,鹏运居首。著有《味梨词》、《骛翁词》等集,后删定为《半塘定稿》。王鹏运曾汇刻《花间集》及宋、元诸家词为《四印斋所刻词》。 

成就

  王鹏运初嗜金石,20岁后始专一于词,成就突出,在词坛声望很高,与郑文焯、朱孝臧、况周颐合称为“晚清四大家”。由于他大力倡导词学,且能奖掖后辈,著名词人文廷式、朱孝臧、况周颐等均曾受其教益。他力尊词体,尚体格,提倡“重、拙、大”以及“自然从追琢中来”等,使常州词派的理论得以发扬光大,并直接影响当世词苑。况周颐的《蕙风词话》许多重要观点,即根源于王氏。晚清词学的兴盛,王氏起了重要作用。

  其早年词与王沂孙为近,多写身世之感,如〔百字令〕《自题画像》等。甲午至辛丑间(1898~1901)身为谏官,并与文廷式等唱和,颇有伤时感事之作,词风近辛弃疾。如〔祝英台近〕《次韵道希感春》、〔谒金门〕”霜信骤“、〔满江红〕《送安晓峰侍御谪戍军台》等,苍凉悲壮,饶有壮夫扼腕之概。他同朱孝臧、刘伯崇合作的《庚子秋词》,也不乏对国势衰微的深沉悲愤。但是,他的作品,更多的还是反映了对清廷江河日下趋势的无可奈何的哀叹。有的词用典过多,不免流于晦涩。

  王鹏运用了30年的时间,校勘《花间集》以及宋元诸家词为《四印斋所刻词》和《四印斋汇刻宋元三十一家词》,又校刻《吴梦窗词》。他用汉学家治经治史的方法以治词,校勘精审,向为学者所称道。

  著有《袖墨集》、《虫秋集》、《味梨集》、《鹜翁集》、《蜩知集》、《校梦龛集》、《庚子秋词》、《春蛰吟》、《南潜集》,统名《半塘词稿》。晚年删定为《半塘定稿》2卷,《剩稿》1卷。▲

生平

  王鹏运:原籍山阴(今浙江绍兴),玄祖父王云飞迁家至广西临桂,父亲王必达开始以临桂县籍应试,自此为临桂人。王必达历任江西、甘肃等地知县、知府、按察使等职。

  他自号半塘老人、半塘僧鹜、鹜翁。时值壮年并不老为何取号老人呢?他说:“古诗上云,父母在,恒言不称老。余一身不幸,幼年失母,中年失父,令人心悲,人不老心已碎,自称老人是用来铭记我的不幸啊!”“我是父母的体魄所依,有父的一半,有母的一半,所以谓为半塘。”王鹏运的爱妻曹氏先他而去,虽无嗣,妻生前他不纳妾,妻亡后不续弦。据说王鹏运曾找到一位算命先生推算他的八字,算命先生算后叹道:“心高命平,是半僧人命也。”王鹏运听了,就把半僧作为自己的号了。一位老人为他占卜,曰“刻鹄类鹜”,意为本来想雕刻天鹅却雕刻成了鸭子。王鹏运伤心地说:“我愧不能像天鹅一样高飞蓝天,只好把自己当成鸭子一样藏在水草丛中,少惹事生非了。”所以他又把鹜翁作为别号之一。

  清朝咸丰八年(1858年),王鹏运10岁时随父到江西。同治九年(1870)回原籍临桂参加在桂林贡院举行的广西乡试,中第28名举人。第二年进京考进士名落孙山,之后滞留京城。十三年(1874)经朋友引荐官内阁中书,期间六次科考,均落榜。最后一次进士落榜后,已过三十而立之年。

  王鹏运在内阁中书任上十多年,到光绪十一年(1885)才提拔为内阁侍读,先后直实录馆。光绪十九年(1893)授江西道监察御使,升礼科给事中,转礼科掌印给事中。 弹劾谏诤有直声,曾上书反对西太后和光绪帝驻跸颐和园、请办京师大学堂等,他还弹劾过上至各亲王下至翁同龢等要臣,一生奏议等身。他支持并参与康有为的改良主义运动,康有为未受知于光绪帝之前,奏折多由他代上,屡次抗疏言事,几罹杀身之祸。光绪二十八年(1902),王鹏运离京南下,寓扬州,主仪董学堂,并执教于上海南洋公学,光绪三十年(1904)六月因病在苏州去世,享年56岁。光绪三十二年(1906)家人将他的灵柩护送回桂林,安葬在东郊王氏家族墓地。 ▲

作者《王鹏运》的诗文

临江仙 枕上得家山二语,漫谱此调,梦生于想,歌也有思,不自知其然而然也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歌哭无端燕月冷,壮怀销到今年。断歌凄咽若为传。

家山春梦里,生计酒杯前。

茆屋石田荒也得,梦归犹是家山。南云回首落谁边。

拟呵湘水壁,一问左徒天。

水龙吟 惠山酌泉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黛眉不点吴娃,淩波独秀空烟际。疏林霜染,深蹊苔涩,虚堂澜绮。

溅沫跳珠,清声泻玉,石鳞荒翠。自凭阑照影,古人不见,閒愁逐,轻鸥起。

一桁竹炉烟细。卧听松、筝琶净洗。孤怀谁识,临风把盏,低徊问水。

斜日游船,古阴秋苑,笙歌催醉。唤铜瓶载取,归来重试,在山泉味。

念奴娇 二月十二日妙光阁下感赋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沈屯云乱,倚阑干愁对,春山颜色。芳事无情翻有信,依旧小桃红坼。

鸟语关关,帘痕滟滟,容易繁华掷。楼台无恙,到来多少尘隔。

漫忆楚客当年,朋笺花底,秀语分寒碧。吹泪庭槐亲酹取,此是沧桑曾历。

落日琴声,遥天蜃气,新恨谁销得。回肠断尽,隔篱休送残笛。

长亭怨慢 和忍盦春尽书怀之作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更休忆、绿阴前度。门巷愔愔,乱愁如据。燕子飞来,旧巢尘涴定凄楚。

一襟幽恨,吹不断、閒风雨。忍泪对流红,看送到、春潮何处。

无语。望停云霭霭,尚恋夕阳高树。江湖梦影,暗愁逐、春城风絮。

诉不尽、似水心情,向鶗鴂、声中分付。漫回首西山,肠断青青眉妩。

水龙吟 平生嗜睡成癖,读天籁集睡词,深有契于予怀者。戏用原韵以志赏心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举头十丈尘飞,人閒何许埋愁地。颓然一笑,玉山自倒,春生梦寐。

我已相忘,蕉阴覆鹿,槐根封蚁。叹无情世故,仓皇逐热,问谁识,于中味。

漫说朝来拄笏,最宜人、西山晴翠。何如一枕,忘机息影,黑甜乡里。

万事悠悠,百年鼎鼎,付之酣睡。待黄鹂三请,窥园乘兴,倩花扶起。

鹧鸪天 咏烛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百五韶光雨雪频,轻烟惆怅汉宫春。祇应憔悴西窗底,消受观书老去身。

花影暗,泪痕新,郢书燕说向谁陈。不知馀蜡堆多少,孤注曾无一掷人。

一丛花 长夜薄病,短梦频回,窗月邻鸡,清寒入骨,用东坡病起韵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睡乡安稳夜如年,灯乳缀花妍。虚堂漏定吟魂悄,枕函静、思落谁边。

罗幕徘徊,纹疏皎洁,应是月轮圆。

薄寒依约上屏山,尘梦淡于烟。老怀不耐鸡声恶,尽长路、鞭影争先。

为报邻钟,暂时休打,容我五更眠。

齐天乐 薰风南来,残暑自退,星岑以新作见示,依调奉酬,时六月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凤楼西北关情地,喁喁酹花私语。听雨前番,归云此夕,已是不禁离绪。

荷衣漫与。问双桨来时,旧逢欢处。比翼鹣鹣,为谁颠倒意如许。

旗亭题句尚在,风流人共说,江上孙处。醉墨空挥,秾春易失,月偃虚堂如雾。

淩波路阻。早负却搴芳,断肠尊俎。梦影迷离,晓钟惊觉否。

齐天乐 泊舟光福,故友许鹤巢郎中乡里也,感赋此解

王鹏运王鹏运 〔清代〕

峭帆乍转横塘路,湖山顿惊愁眼。双崦茶烟,四桥松雨,曾记吟边深绻。

梅林弄晚。访醉墨题香,紫箫声断。唤起秋魂,荒荆何处旧池馆。

沧波相对欲绝,乱云携酒处,愁系孤缆。临顿前盟,东华旧侣,谁识尘衫游倦。

斜阳泪满。听啼鸟花閒,故情轻换。怨笛难招,虎山孤鹤远。

© 2023 诗词曲 | 诗文 | 名句 | 作者 | 古籍 | 纠错